Archive

Archive for the ‘苦難靜思’ Category

流淚谷

January 31st, 2012 Comments off

流淚谷

… … 便 滿 。」( 八十四 5 7

使 … … 使

打開這綱站可听到[你若不壓橄欖成渣] 詩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jvJFvtqbn8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從掙扎到歡呼

March 9th, 2011 Comments off

從掙扎到歡呼

(詩篇十三篇)

賴建鵬

信仰不是給我們在苦難途中之出口,信仰乃是給我們能力承載苦難。──佚名

 

掙扎的原因

詩篇十三篇中,詩人問了很多問題:

「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詩人在詩篇十篇開首便問:「耶和華啊,你為甚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詩人覺得神遠遠離開他。

神 啊 , 你在 那 裡 ?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期 , 歐 洲 出 現 一 位希 特 拉, 他 於1932-1945 年 間 , 以 復 興 日 耳 曼 民 族 為 名 作 掩 飾 , 屠 殺 了 當 時 一 千 六 百 萬 猶 太 人中 的 六 百 萬 人 。

面 臨 災 難 時 , 猶 太 人 經 常 從 心 靈 的 深 處 發 出 一 些 疑 問 : 「 神 啊 , 你 在 那裡 ? 」 「 我 們 列 祖 的 神 啊 , 你 為 何 掩 面 不 理 我 們 ? 」 神 真 正 的 不 關 心 自 己 的 選 民 猶 太 人 嗎 ? 從人 的 角 度 看 , 這 民 族 應 早 已 從 地 球 上 消 失 。 人 類 歷 史 中 , 從 沒 有 一 個 其 他 民 族 於 被 分 散 、 遠離 自 己 祖 國 二 千 多 年 後 , 仍 能 重 歸 故 土 重 新 立 國 。 希 特 拉的帝 國  結 果 只 存 留 了 十 二 年 ; 希 特 拉 用 盡方 法 滅 絕 的 猶 太 人 , 竟 於 亡 國 二 千 七 百 年 後 得 以 復 國 。

我們感受到詩人的感受,他所領受的苦難已經很痛苦,加上感受到神似乎不理他,真是苦上加苦。那麼,信神的人仍要信祂麼?詩人在詩篇中傳達了他的心聲。他從沒有放棄祈禱,放棄他的信仰。雖然在掙扎,但他仍不斷的禱告,以致結果還可歡呼讚美神。

詩人把他的痛苦盡情向神傾訴,率直地道出。當我們在生活上面臨痛苦時,不要把它隱藏;要把痛苦重擔與可信靠及愛我們的肢體彼此分擔及代禱。向神傾訴。

如果你一直把痛苦放在心中,而不肯與人分擔,把自己塞住了,那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詩人問:「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這正好表明人在痛苦中,已經不能再忍受。當受不了,我們便要告訴神,我們不要把自己裝作強人。

詩人曾問了很多次「要到幾時呢?」詩人受長時期的困境打擊、折磨,實在是痛苦萬分,很難再忍下去了。

同樣長的時間對於活在快樂的人來說是很短促的,但在痛苦的人來說卻是很長的,痛苦要幾時才完結呢?這是自然地感嘆!

「自我」是禱告的中心?

第一、二節的禱告中有五個「我」,由此看來,詩人的禱告是以「我」為中心。有些人相信:[禱告能改變萬事,因為神是萬能的。]。其實「禱告」的本身,最重要是能改變祈禱的人。當我們禱告時,神藉著祈禱跟我們溝通對話,來改變我們。當我們屬靈的生命長進成熟了,我們禱告內容及目的重點也隨之改變。

有一次,一位著名講員要到一地區主領佈道會,他照平時一樣祈求主賜好天氣,好讓更多人有機會聽福音。可惜當天卻下大雨,他感嘆神不聽禱告。但事實並不是這樣,駐堂牧師告訴他說:「好得神沒有聽你的禱告,因為今天下大雨,這些居民(都是漁夫),不能出海捕魚,才能出席今晚的佈道會。」可見神有時不應允我們的祈求,祂的「不應允」,其實就是為我們的好處。

神有主權,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祂不一定照我們的意思,除去苦難。很多時候,我們一面祈求,一面「心裡籌算」,自己計劃,自己去尋找解決方法,以致「終日愁苦」。

「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機時呢?」很多時候我們好像詩人一樣,當困境來到時,我們不免會埋怨,如此一來,仇敵像驟然升高,壓制我們,心裡喊著:「神啊!你為何不消滅我的敵人呢?」我們的仇敵是誰呢?可能是環境、人際、疾病苦情,但若我們倚靠自己,敵人便升高壓制我們。所以,我們要改變我們禱告的內容,我們也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放棄禱告,更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心靈不悅埋怨神,真正的信心是順服祂的旨意。真正的祈禱是以神為主,不是以我為主。

眼目光明

我們要求神開啟我們的眼睛,詩人說:「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第三節)

沒有信心的人看到的都是外在的環境、遭遇,但神要我們透過屬靈的眼睛- 信心,才能看到神的同在與祂的旨意。以利亞的僕人看到敵人這麼多,因而感到驚慌,但以利亞卻看到有千萬的天軍與他同在,所以他不懼怕。又如窺探迦南地的十二探子,其中十個以敵人為偉人,看自己好似是蚱蜢而害怕,但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卻有信心能攻取。

有信心的人看到的是「神能」、「神的愛」;沒有信心的人,只會消極地怨神為何不按自己的心意而賜與。

「使我眼目光明」,當屬靈的眼睛有了神的光時,縱然現今面對的是黑夜時刻,但夜盡會天明,縱然好似無路可走,但卻深信神是能使沙漠開江河,曠野開道路。我們便不會沉淪至死,更不會被苦難打擊。在苦難中,若我們的眼睛仰望神,完全倚靠祂時,我們便得著祂的恩領。以賽亞書30:21[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耶穌說:「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暗,全身就黑暗。」就是這個道理。求神在我們禱告常開我們屬靈的眼睛,好叫我們常看到祂的光,我們雖然仍在「黑暗」中但可以看到「光」,我們的生命就全然光明,而不是活在黑暗昏花裡了。

神的屬性永不變

詩人在五節的禱告中說:「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當詩人更親近主時,就更認識神的屬性,便體會到神的愛,神的愛是永不失信的愛。人會失信,但神永遠不會失信,神愛我們是無條件的,神在我們痛苦中,仍愛我們到底。

當我們越認識神,我們就會更認識自己。所以在禱告中,神改變我們,使我們的靈性提升。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在痛苦試煉中,我們要學習感恩讚美神。在快樂的日子歌頌讚美神是十分容易的事,但在痛苦困境、又似乎無盼望時,我們要歡呼讚美神,那就是不容易的事。我們能夠如此做乃因深信神永不失信的神,我們讚美歌頌祂,因神就是那位永不變的神,祂從沒有把不好的東西給他兒女,祂也從不做錯事,也從不誤時。祂是值得我們敬拜、信服的主,有了這麼好的、這麼完全、大能的神,我們還有什麼可埋怨及不順服呢?所以當面臨困境,當痛苦重重時,我仍因祂的屬性來親近敬拜祂,來到祂的寶座前讚美,撒但會逃走,恐懼會消失。當我們在困境試煉中,要知道,主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祂今天正在天父的右邊常為我們代禱。[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帘希伯來書 4:15-16。

十九世纪受人敬爱的苏格兰牧师麦契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写道:「如果隔壁房间传来耶稣基督正为我祷告的声音,纵使敌人有千军万马我也不怕。当然,距离的远近不是问题,关键的是耶稣在为我祷告!」

。有时候,苦苦的挣扎正是让我们能完成上帝旨意的必要过程。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信心與環境

February 14th, 2011 Comments off

信心與環境

賴建鵬

「我心裏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詩13: 2)

很多時候我們好像詩人一樣,當困境來到時,我們不免會埋怨,如此一來,仇敵像驟然升高,壓制我們,心裡喊著:「神啊!你為何不消滅我的敵人呢?」我們的仇敵是誰呢?可能是環境、人際、疾病苦情,但若我們倚靠自己,敵人便升高壓制我們。所以,我們要改變我們禱告的內容,我們也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放棄禱告,更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心靈不悅埋怨神,真正的信心是順服祂的旨意。

當門徒與主同在一船中時,遭遇暴風大浪的侵擊。門徒不僅因為主的「同在」而不恐懼,反而責問主為何睡覺不理他們,這是因為門徒所受的打擊是突然而來,是想不到的事,他們可能這麼想,有主同在就必一路順風平安,確不知這突然而來的困境甚至影響生死之關頭,乃是主試練他們的信心,也是主讓他們經歷信心的功課,好讓他們在日後事奉主及引導人歸主愛主走上信心道路最好的經歷,因為沒有經歷只有知識是不夠的,是沒有說服力。

讓我們不看表面的惡劣環境,因為真正的信心乃是看見主的大能,主是超過外在的環境;真正的信心不是看自己如何的感受,乃是在乎主的應許-神的話及祂的屬性-慈愛與大能。

遇到困難和不確定時,我們能信靠誰的協助呢?上帝的話語告訴我們,仰望他就如同樹栽于水旁,即使在乾旱之年,仍能結出果子, 耶利米書 17:7~8 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為可靠的、那人有福了; 他必像樹栽於水旁、在河邊紮根、炎熱來到、並不懼怕、葉子仍必青翠、在乾旱之年毫無挂慮、而且結果不止。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苦難[daily bread]

January 1st, 2011 Comments off

2011-01-02

苦難

讀經: 彼得前書4章12-19節

「親愛的弟兄啊,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

(彼得前書4章12節)

索取表格

全年讀經: 創世記4-6章 馬太福音2章

      當你聽到「苦難是生活的一部分」時,你是否會感到訝異?也許不會。我們都親身經歷苦難,因為苦難無處不在、無人可以倖免,如病痛纏身、身無分文,還有失戀、哀傷、失業等等。
      身為基督徒,我們會因跟隨基督而受嘲弄、受仇視(彼得前書4章12節)。我們更不應該因此感到驚訝,因為這是上帝容許的。然而,無論是一般人所經歷的苦難,還是基督徒所面對的試煉,都能讓我們看到自己靈魂的品格。
      所有的高爾夫球場都有設置障礙,障礙是球賽的一部分。打球者會談論那些設有最多障礙的球場,並視之為是最大的挑戰。然後會不遠千里驅車前往,為的是要考驗自己的球技,是否能通過這嚴峻的18個球洞。
      美國著名作家奧利佛曾說:「即便我有迴避苦難的方程式,我也不會將之公諸於世,我不想幫倒忙。苦難會創造出一種堅忍的能力,要看待苦難如同朋友,因為你會遇見許多苦難,而且,最好了解它,與之保持和諧的關係。」
      當苦難來到,我們不要覺得奇怪。因為上帝要藉由苦難,來試煉我們屬靈的耐力。要戰勝苦難,最好的方法就是「要一心為善,將自己靈魂交與那信實的造化之主。」(19節) DJD
 

每天我們遭受苦楚,

提醒我們多需要主;

它操練信心與勇氣,

幫助我們更倚靠主。D. De Haan

最大的苦難孕育出最大的勝利。[dailybread]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苦難

December 30th, 2010 Comments off

苦難

  苦難是各種宗教和哲學都無法逃避的主題,各種信仰力圖解釋苦難,但也無法給人一個圓滿的答案。

一.世界有苦難

  神起初創造的世界本是好的,但因人類的始祖犯罪,懲罰和苦難便進入了世界。
  苦難是我們的意識上及主觀上,極度不願意去體驗的事。這包括心靈,人際,家庭,疾病及貧乏。有些苦難是神的審判或管教,也有的是魔鬼的作為,我們稱為“神允許的試煉”;有的苦難是由於天然災害如地震,饑荒等,有的苦難是因人為之錯失或犯錯而來,也有些是因政治,社會不公義,和科技後遺症所引致。
  苦難的目的,是叫我們舉目仰視,看見神的光,祂慈愛的臉容,就使生命更有意義,更有存活的價值。
  信心的眼睛,先瞻仰主耶穌,祂為救贖我們,親身擔當我們的罪與苦。“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聖經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4節)耶穌基督是我們應效法的楷模,使我們知道該用怎樣的信心去效法祂忍受苦難。
  有些基督徒在一生中多番多次遭遇到生活的苦難,他們好像舊約聖經中的約伯,患了“忽然”而來之大病,或是人際上,心靈痛苦,同時這些苦難重擊不是一朝一夕,而是長期的伴隨著,似乎是無了期,痛苦至極。這難免使受苦者或身旁的人向神發出問號:“為甚麼?為甚麼是我?為甚麼是這時候?如何度過苦難?痛苦何時休?”這些問題似乎是沒有答案的。原來我們在經歷苦難之後,才知道神有更崇高,更重大的使命交與我們。   

二.苦難的考驗

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聖經耶利米哀歌第三章3233節)

  1. 知道生命的最高價值

  苦難來臨時,正是考驗甚麼是你生命的終極價值:是信仰(信,望,愛)?還是順境,財富,健康?若答案是“信仰”,那你就能欣然接受及忍受苦難;若答案是後者,那你必定被苦難所擊倒,因為順境,財富,健康等是會因苦難而消失。而“信仰”是永恆的力量,不會因苦難而消失。若我們把苦難與永恆相比時,苦難只不過是片時,正如保羅說:“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聖經羅馬書第八章18節)

  2. 認識生命的意義

  苦難能使我們認識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是軟弱或是堅強的人,是一個有信心或是沒有信心的人。苦難迫使我們更親近主,透過迫切祈禱,靠近主懷,學習順服真理。祂擁抱著我們如小孩一樣在祂懷抱中,祂會親自賜下合適的話語和應許,適時安慰,隨時幫助。英國文學家C. S. Lewis在經過痛苦後有新的領悟,他說:“在安逸中,上帝的聲音顯得微弱;在患難中,上帝的聲音分外瞭亮。”苦難迫使我們思想人生意義,活得更有價值,不致浪費生命,而為神為人作更多有意義的事。神也藉著苦難使我們重新調整和祂的關係,使我們與祂更親近,更明白祂在我們生命上的旨意及作為。
  台灣女作家杏林子,十二歲就罹患類風濕關節炎,劇痛入心,癱瘓不能行,連提筆也艱難,但因信靠主而重拾生命的光輝。她的文章,散發出驚人的生命力,為千萬喪志的人帶來盼望。她創立了伊甸殘障福利基金會,為數不盡的殘障人士帶來生命的轉機。她說:“神讓世人看見一個人即使在百般磨難,病體支離中,仍然能活出生命的精華來。不再掙扎,不再流淚,有的只是長江大河般平穩壯闊,便是大風大浪亦能包容。痛苦打擊常會臨到,但這一切都會幫助我們更認識自己;同時在不斷的在嘗試中成長,肯定自己生命的價值。人生的道路各不相同,重要的是用甚麼樣的心態去走。甚麼樣的生活方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給自己的生活賦予甚麼樣的內涵和意義。”(杏林子:生命的光輝,頁9。)

  3. 讓生命更豐盛堅強

  James Dobson在他所著When God Doesn’t Make Sense 探討苦難問題時這樣說:“一個人在極度困境中,一定會竭力使自己更加堅強…長期生活在安逸環境中反而對任何事物都不利。”苦難使我們變得更堅強,今天面對的苦難,正是神訓練我們更堅強來面對將來的挑戰。珍珠本來是一粒沒有價值的粗沙石,在蚌殼中經長久掙扎痛苦磨煉而成,同樣的,一個生命燦爛堅強可愛的人,都是因為在生命中曾經歷苦難掙扎磨煉,生命質素因而提昇。
  聖經申命記第三十二章十一節說:“〔耶和華〕又如鷹攪動巢窩,在雛鷹以上兩翅搧展,接取雛鷹,背在兩翼之上。”長期在安樂溫暖的巢窩的雛鷹將永不會懂得高飛,故母鷹一看時候到了,牠要攪動巢窩。當小鷹飛行有困難或遇到危險時,母鷹自會兩翅搧展在下面承載小鷹,母鷹攪動巢窩是對小鷹生命成長的操練。每當苦難來臨時,讓我們倚靠天父,向崇山峻嶺高飛,祂必時刻看顧,保守,操練我們。
  陳蕙蘭醫生,香港靈實醫院善終服務先驅之一,她從一九八七年患癌病,不斷與癌魔搏鬥,一九九七年回歸主懷,在她寫的一篇感人見證文章中,有這麼一段話:“有人問我:‘你怎麼會比從前更年輕,更漂亮?’你(癌症)摧毀了我的身體,可是你無法影響我的靈魂和心志。我就像一顆南海的珍珠蚌,你正是那顆闖進了我身體內的沙粒,損壞了我的健康,也給我帶來了眼淚和痛苦;但我用愛和仁慈,寬恕和諒解將你重重裹著,直至你變成一顆漂亮的明珠,我堅信即使在我死後,這顆南海的明珠,仍然在黑暗裡發出光輝,幫助有需要的人重建信心。”(共譜生命休止符,頁289。)

  4. 帶來更完全的生命

  高純度的金礦,經專家提煉燃燒,就變成精金,更顯光芒。“拆壞”與“建造”兩者不斷地在苦難的人身上運作,使受苦者的生命更像天父。我們可以在舊約雅各的一生中,看到神如何在他身上作“拆壞”與“建造”的工作:他本是一個自我中心,詭詐狡猾,好勝貪利的人,但經過苦難及神的觸摸,他變成一個溫柔,謙卑,慈愛的人。

三.勝過苦難

有時苦時難好似雨水落下,困難好似蜜蜂沒有蜂巢,有時我們的船在海上飄蕩,帆已破損有時,祂在我們路途上種滿荊棘,有時,我們的腳被尖石劃破,更難爬上山去,有時,祂使我們的手臂不能動彈,但是我們若沒有試煉及困苦的經驗,就不會認識祂是奇妙的拯救的計畫。讓我像約伯那樣說:祂知道我們的路,祂試驗我的時候,我就成為精金。(選)

  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一個被神使用的人,他必須有神“愛人及憐憫人的心腸”,具有這樣心腸的人,都是先經苦難,才能對處於苦難的人發出共鳴,被他們接納及認同。他能與哀哭的人同哭,把自己的苦難感受,掙扎,並如何從主得力去安慰那些遭各樣患難的人(聖經哥林多後書第一章3至5節)。
  用腳飛翔的女孩的作者蓮娜瑪利亞,她先天殘障,沒有雙手,雙腳又長短不齊,卻因苦練而獲得國際游泳金牌,且成為全球知名的歌唱家。她面對一般人無法體會的艱苦,卻不埋怨神,她每次獻唱都是從靈魂深處對創造她的神唱出最真誠的感恩,令人聽後,無限驚訝,甚至感動落淚。
  有人問她曾否因苦難而懷疑神,她說:“當然我也曾經懷疑,為何會有這麼多苦難,麻煩,病痛和阻礙,也質疑過上帝怎麼能夠容許這些事情臨到我的身上,…但也許是因為有了這些折磨才能雕塑一個人吧。也許黑暗的存在就是為了引出光明。”千萬人在她感人的生命故事中,得幫助,重拾生命。
  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聖經馬太福音第十六章24節)又說:“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但這些苦難,主說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為真理之故,信仰之故,寧願接受苦難甚至受死,這才證實信仰是經得起考驗的。真正信主的人,不會因怕苦難而放棄他的信仰及他的主。  
  作者方周在“勝過苦難”一文如此說:
  “苦難,苦難,有人說你是一對攣生兄弟,因為有苦必有難,有難必有苦。如果真是這樣,為甚麼有的人一生受苦,卻常常喜樂?如果真是這樣,又為甚麼有的人一生榮華富貴,卻時時愁苦?是甚麼樣的人受苦卻有喜樂,又是甚麼樣的人享福卻是愁苦?
  知道苦難的根源固然有益,然而,知道如何在苦難來的時候勇敢面對,坦然處之則更加寶貴。我們沒有辦法逃避苦難,但是我們卻能夠勝過苦難。我們可以站立在苦難的肩膀之上,而不是被它踩在腳下。這完全在乎你是一個怎樣面對苦難的人。”
  現今我們面臨的一些事,實在是不能用我們那有限的知識與頭腦去理解。聖經有一節這麼說:“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原文作‘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聖經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12節)“神是公義的,善良的,全能且充滿愛,那為甚麼愛主的人常有苦難?”“為甚麼世上確有許多無辜的人們遭受種種苦難?”這些問題實在令人難於理解。苦難是一種奧祕,是今生無法完全明白的。
  不過,若是沒有壓榨,橄欖怎成為醫治的油呢?沒有苦難,怎樣彰顯屬靈屬天的喜樂呢?沒有暴雨狂風,怎樣顯出寧靜與和平的安全感呢?(賴建鵬)

金燈臺活頁刊第一一二期 04.7

©www.GoldenLampstand.org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苦難與祝福

December 30th, 2010 Comments off

苦難與祝福

                                     賴建鵬牧師【遠東福音廣播電台訪問】

                                                          陳馮翠璧記錄

有人說:賴建鵬牧師,是現代的約伯。

賴師母因患有類風濕關節炎,長期行動不方便,更曾有十二次的手術紀錄;而賴牧師的小兒子亦因智力問題,不能照顧自己。賴牧師不單要牧養教會及弟兄姊妹,亦要肩擔起家庭的瑣務,十分勞苦。

一九九七年十月,賴牧師從家庭醫生口中得知自己患上末期鼻咽癌,這位家庭的支柱,突然得病,心中著實是非常難過。在那一刻,賴牧師感到好像被判死刑,腦海中出現了一幅幅以往曾接觸的病人垂死掙扎的圖畫;他感到十分難受,很痛苦。當賴師母及他們的兒子得知這消息,一家人亦不禁流淚大哭。

但賴牧師並沒有沮喪,他與家人一起讀聖經時,他們唸到希伯來書第四章時,他們得到很深的體會:

「因我們的大祭師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 

  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

  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神藉著祂的話語安慰賴牧師,叫他不要害怕。賴牧師知道神自有祂的美意,便與家人一起禱告,願意順服接受。賴牧師明白到神藉著痛苦讓他學習順服,也深信主必醫治。

在接受放射性治療期間,賴牧師亦曾因身體軟弱而受到撒旦的試探,但當他回顧整個過程,他體會到神的保守、看顧,神真真正正顧念他。在這段治療期間的四個多中,他深深感受到神的應許、醫治、及大能是何等奇妙及真實。

終於,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九日,醫生宣佈賴牧師體內的癌細胞已經消失,感謝神。

患病中及病後,賴牧師的身體上起了兩種大的變化:

一、由於接受放射性治療,賴牧師的分味功能受到破壞,吃所有東西

    皆是苦味,水變成苦水。病癒至今,喉嚨也小痛、口渴,許多美

    味食物難進口。

二、賴牧師覺得自己比以往感性得多。未知何故,每當看到別人因病

    受苦、或讀一篇感人的見證,淚水奪眶而流。原來這也是「八福

    」中的一福—「哀慟的人有福了」。他說「男子漢,流血不流淚

    」的教導是錯誤的。

      賴牧師經歷過苦難後,他體會到苦難與祝福是一對雙胞胎,苦難先來,祝福隨後而來,神必把苦難變成祝福。因此,賴牧師覺得自己最少領受了神五個大的祝福:

一、對神的認識更深。

    約伯受苦後他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賴牧

    師經這次水深火熱、出生入死的經歷後,同樣經歷了神的安慰與

    應許。他常對人見證說:「神是永不失信的主,祂的應許永不落

    空。」

二、一家人更加相親相愛,珍惜家人的相聚,一起禱告,一起分享分 

    擔,這是一種永不止息的愛。

三、經歷了肢體的愛。      

    無論是認識與不認識的肢體,在治療期間都為他代禱及關心他,

    使他十分感動。更寶貴的是,神常為他到各教會及團契(本地或

    遠地)証道及見證的機會。

四、讓他更明白病人的痛苦,因為他也曾親歷苦難。神讓他更有力地

    向人傳揚主的愛、主的救恩。以往是病友找他傾談,現在他是主

    動探訪病友,透過長途電話、郵電及到醫院、病患者家中探訪,

    只要他知道別人有需要,他便樂意地到他們中間。正如賴牧師所

    言,以往三十年傳福音中,接觸十多位患癌者病人;但在這五年

    間,卻已接觸、探訪超過一百位,且大部份都願意決志信主。榮

    耀主名。

五、賴牧師覺得傳福音的異象擴大了。以往賴牧師常向中國人及高棉 

    人傳福音,也帶領多人歸主,但向外國人傳福音時,只感到是一

    份責任,所以從未帶領一人歸主。但在病期間及病後,向外國人

    如印度人、黑人、美國人及加拿大人,傳福音時卻有多人決志信

    主。他說:「原來傳福音不僅是要盡責任,乃要加上負擔及愛心,不

    論何族人也會因福音而信主的。

      賴牧師親身感到神的愛,他的苦難不是白白的受,在受苦的日子中,他經歷了是神的美意,神親自的拖帶引領。

賴牧師常對人說:「他的兩種變化(身體及感性)及五個祝福,就好像「五餅二魚」一樣,敬虔地獻上給恩主。在主手中,主必使用,讓更多靈裡飢渴的人得主的救恩,身心靈創傷的人,蒙主安撫醫治,榮耀歸主名。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從掙扎到歡呼

December 28th, 2010 Comments off

從掙扎到歡呼

(詩篇十三篇)

賴建鵬

信仰不是給我們在苦難途中之出口,信仰乃是給我們能力承載苦難。──佚名

 

掙扎的原因

            詩篇十三篇中,詩人問了很多問題:

「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詩人在詩篇十篇開首便問:「耶和華啊,你為甚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詩人覺得神遠遠離開他。

神 啊 , 你在 那 裡 ?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期 , 歐 洲 出 現 一 位希 特 拉, 他 於1932-1945 年 間 , 以 復 興 日 耳 曼 民 族 為 名 作 掩 飾 , 屠 殺 了 當 時 一 千 六 百 萬 猶 太 人中 的 六 百 萬 人 。

面 臨 災 難 時 , 猶 太 人 經 常 從 心 靈 的 深 處 發 出 一 些 疑 問 : 「 神 啊 , 你 在 那裡 ? 」 「 我 們 列 祖 的 神 啊 , 你 為 何 掩 面 不 理 我 們 ? 」 神 真 正 的 不 關 心 自 己 的 選 民 猶 太 人 嗎 ? 從人 的 角 度 看 , 這 民 族 應 早 已 從 地 球 上 消 失 。 人 類 歷 史 中 , 從 沒 有 一 個 其 他 民 族 於 被 分 散 、 遠離 自 己 祖 國 二 千 多 年 後 , 仍 能 重 歸 故 土 重 新 立 國 。 希 特 拉的帝 國  結 果 只 存 留 了 十 二 年 ; 希 特 拉 用 盡方 法 滅 絕 的 猶 太 人 , 竟 於 亡 國 二 千 七 百 年 後 得 以 復 國 。

      我們感受到詩人的感受,他所領受的苦難已經很痛苦,加上感受到神似乎不理他,真是苦上加苦。那麼,信神的人仍要信祂麼?詩人在詩篇中傳達了他的心聲。他從沒有放棄祈禱,放棄他的信仰。雖然在掙扎,但他仍不斷的禱告,以致結果還可歡呼讚美神。

      詩人把他的痛苦盡情向神傾訴,率直地道出。當我們在生活上面臨痛苦時,不要把它隱藏;要把痛苦重擔與可信靠及愛我們的肢體彼此分擔及代禱。向神傾訴。

      如果你一直把痛苦放在心中,而不肯與人分擔,把自己塞住了,那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詩人問:「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麼?」這正好表明人在痛苦中,已經不能再忍受。當受不了,我們便要告訴神,我們不要把自己裝作強人。

      詩人曾問了很多次「要到幾時呢?」詩人受長時期的困境打擊、折磨,實在是痛苦萬分,很難再忍下去了。

      同樣長的時間對於活在快樂的人來說是很短促的,但在痛苦的人來說卻是很長的,痛苦要幾時才完結呢?這是自然地感嘆!

「自我」是禱告的中心?

      第一、二節的禱告中有五個「我」,由此看來,詩人的禱告是以「我」為中心。有些人相信:[禱告能改變萬事,因為神是萬能的。]。其實「禱告」的本身,最重要是能改變祈禱的人。當我們禱告時,神藉著祈禱跟我們溝通對話,來改變我們。當我們屬靈的生命長進成熟了,我們禱告內容及目的重點也隨之改變。

      有一次,一位著名講員要到一地區主領佈道會,他照平時一樣祈求主賜好天氣,好讓更多人有機會聽福音。可惜當天卻下大雨,他感嘆神不聽禱告。但事實並不是這樣,駐堂牧師告訴他說:「好得神沒有聽你的禱告,因為今天下大雨,這些居民(都是漁夫),不能出海捕魚,才能出席今晚的佈道會。」可見神有時不應允我們的祈求,祂的「不應允」,其實就是為我們的好處。

    神有主權,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祂不一定照我們的意思,除去苦難。很多時候,我們一面祈求,一面「心裡籌算」,自己計劃,自己去尋找解決方法,以致「終日愁苦」。

      「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機時呢?」很多時候我們好像詩人一樣,當困境來到時,我們不免會埋怨,如此一來,仇敵像驟然升高,壓制我們,心裡喊著:「神啊!你為何不消滅我的敵人呢?」我們的仇敵是誰呢?可能是環境、人際、疾病苦情,但若我們倚靠自己,敵人便升高壓制我們。所以,我們要改變我們禱告的內容,我們也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放棄禱告,更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心靈不悅埋怨神,真正的信心是順服祂的旨意。真正的祈禱是以神為主,不是以我為主。

眼目光明

我們要求神開啟我們的眼睛,詩人說:「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第三節)

沒有信心的人看到的都是外在的環境、遭遇,但神要我們透過屬靈的眼睛- 信心,才能看到神的同在與祂的旨意。以利亞的僕人看到敵人這麼多,因而感到驚慌,但以利亞卻看到有千萬的天軍與他同在,所以他不懼怕。又如窺探迦南地的十二探子,其中十個以敵人為偉人,看自己好似是蚱蜢而害怕,但只有約書亞和迦勒卻有信心能攻取。

有信心的人看到的是「神能」、「神的愛」;沒有信心的人,只會消極地怨神為何不按自己的心意而賜與。

「使我眼目光明」,當屬靈的眼睛有了神的光時,縱然現今面對的是黑夜時刻,但夜盡會天明,縱然好似無路可走,但卻深信神是能使沙漠開江河,曠野開道路。我們便不會沉淪至死,更不會被苦難打擊。在苦難中,若我們的眼睛仰望神,完全倚靠祂時,我們便得著祂的恩領。以賽亞書30:21[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耶穌說:「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暗,全身就黑暗。」就是這個道理。求神在我們禱告常開我們屬靈的眼睛,好叫我們常看到祂的光,我們雖然仍在「黑暗」中但可以看到「光」,我們的生命就全然光明,而不是活在黑暗昏花裡了。

神的屬性永不變

詩人在五節的禱告中說:「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當詩人更親近主時,就更認識神的屬性,便體會到神的愛,神的愛是永不失信的愛。人會失信,但神永遠不會失信,神愛我們是無條件的,神在我們痛苦中,仍愛我們到底。

當我們越認識神,我們就會更認識自己。所以在禱告中,神改變我們,使我們的靈性提升。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在痛苦試煉中,我們要學習感恩讚美神。在快樂的日子歌頌讚美神是十分容易的事,但在痛苦困境、又似乎無盼望時,我們要歡呼讚美神,那就是不容易的事。我們能夠如此做乃因深信神永不失信的神,我們讚美歌頌祂,因神就是那位永不變的神,祂從沒有把不好的東西給他兒女,祂也從不做錯事,也從不誤時。祂是值得我們敬拜、信服的主,有了這麼好的、這麼完全、大能的神,我們還有什麼可埋怨及不順服呢?所以當面臨困境,當痛苦重重時,我仍因祂的屬性來親近敬拜祂,來到祂的寶座前讚美,撒但會逃走,恐懼會消失。當我們在困境試煉中,要知道,主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祂今天正在天父的右邊常為我們代禱。[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帘希伯來書 4:15-16。

十九世纪受人敬爱的苏格兰牧师麦契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写道:「如果隔壁房间传来耶稣基督正为我祷告的声音,纵使敌人有千军万马我也不怕。当然,距离的远近不是问题,关键的是耶稣在为我祷告!」

。有时候,苦苦的挣扎正是让我们能完成上帝旨意的必要过程。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放射治療床上的眼淚

July 14th, 2010 Comments off

放射治療床上的眼淚
賴建鵬

年輊時,在一個祈禱會之証道上,聽到一位宣教士的一篇²亞伯拉罕獻以撒²的信息,心中萬分之感動。所感動者不是亞伯拉罕之獻上,而是以撒之順服、不爭扎、自願地、臥在祭檀上準備把自己獻上。說也奇妙,感動我的靈,同樣也感動家父。當時講完道之後,通常主席會問會眾有什麼代禱或感恩之事項可以提出來。家父第一位站起來說:[我願效法亞伯拉罕,把兒子奉獻給神,請弟兄姐妹為我祈禱….]。那時,害羞及怕在眾人前講話的我,坐在最後一行之椅子,待散會後,提起勇氣告訴講員,[聖靈感動我的心,要我像以撒一樣不反抗,不爭扎地順服神,把生命獻上,為主傳福音,使多人得救]。是的,這個以撒奉獻感動的圖畫三十多年來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這次癌症放射治療,我要躺臥在一張長形之單人床上,每次放射前,技術員細心在我身上蓋上保護布,頭帶上預設好之膠模型,然後叫我心情放鬆,不準移動地等候那巨大之儀器放出幾分鐘之é放射元素û。這個情景,我頓時感到好像躺臥在祭壇上的以撒一樣。心中立時快速地禱告:[主阿!我願像以撒一樣安靜、不反抗、不爭扎地把生命重新獻上,求禰悅納和使用我餘下的生命。[主啊!求禰藉此儀器之放射元素,把我體內之癌細胞統統殺光,但保留那些好細胞;主阿!治死我的[老我],更新我屬靈之生命,使我活得更像禰]。]
從放射治療開始的第一天至最後的一天,我都是這樣重複我的禱告。
記得第廿次放射治療時,那次不知是什麼緣故,忘記了一貫之禱告,還不自覺地滴下幾滴淚水。我恐怕技術員發現,就用手去擦乾,那知技術員一聲²不要動²嚇了我一跳。心想,我天天都帶著喜樂之心情去接受治療,為什麼今次會這樣悲傷流淚?想了一陣子,啊!原來前一天我在癌症中心之圖書館借取聖詩錄音帶時,管理員好意地問我是患什麼癌症,我告訴他是鼻咽癌,他就拿了三本有關此症之資料影印本給我。回家後一人細讀,不讀還好,一讀就心驚膽怯、悲從中來。
這統計說明像我這種末期癌症病人得醫治之機會是極微,微至沒有一個肯定的數目。書中的報告把我帶進憂傷之幽谷裡,所以今次在治療的途中,不知不覺地滴下了幾滴淚水。感謝主,祂非常愛我,就在我憂傷難過之時刻,祂透過兩位愛主的姊妹在不同之地方對我說過的話,重申在我心中安慰我。[神要磨煉你,之後祂要更好地使用你。[祂要藉著你之病去見証榮耀祂,祂要更大的使用你。]想到她們的話及愛心,頓時把憂愁的淚水變成感恩之淚。
感謝主,雖有痛苦難過之淚谷,但也有恩典祝福之秋雨。這是我終身難忘之經歷—在放射治療床上之插曲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暴風波浪中的三個問號

July 14th, 2010 Comments off

暴風波浪中的三個問號
賴建鵬牧師講
麥樂生撮記

問號與答案。人生充滿著很多的問號。人從年少到年老一直都活在問號裡面,有時要問人,有時被人問,有時問自己,有時向神問。不錯,我們信主後仍有很多的問號,而且有些問號,要藉著苦難試練過去後,才會得到答案。但有些問題,卻會仍然找著答案的!正如使徒保羅所說:[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
約伯在受苦中也發出過同樣的問題。一天裡,他忽然身罹多難:他的財產、羊群沒有了,兒女都死亡了,自己的身體也生了很多毒瘡,妻子經不起打擊更向他說,你為什麼還要持守呢?棄掉你的神吧!在安穩、一帆風順、而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環境中,苦難突如其來,但約伯並不因此而失去了信心。他向神提出了問題,神沒有給他直接的答案,卻用自然界的旋風等現象向他啟示。
約伯經歷受苦後,曾說過一句寶貴的說話,成為今日很多基督徒的金玉良言。[我從前風聞有禰,現在親眼看見禰]。從[過去]到[現在];[風聞]到[看見],是一句代表生命經歷的說話。從過去到現在,是時間性的,客觀性的,外在性的;風聞至看見,是個人性的,主觀性的,內在性的。人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體驗,使客觀的真理成為主觀的經歷。
最後,約伯醒悟了,向神認罪,並肯定的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這是約伯經過考驗、體會與認識後所得之答案,是超過他所發問之問題本身之答案。
以下試從[可4:35-41]的記載,看看暴風波浪中的三個問號,究竟對人生有多大的意義,及我們對此又應作些什麼反省?
第一問號:[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麼?在風波浪中,門徒驚慌了,但主仍在睡覺,為什麼呢?門徒以為,在驚濤駭浪的危難中,主為什麼不與他們分擔,不理他們呢?耶穌睡覺,是因為道成肉身的基督耶穌也有肉身的需要;祂需要睡覺憩息,恢復疲勞。主睡覺,也是要考驗門徒之信心,看看門徒是否會因主同在而遇危難也不畏懼,而且祂的永能更是信實廣大。主不是說過嗎?天空的飛鳥,野地的花,神也看顧,你們不是比痳雀花草更為重要嗎?只是主有祂的時候吧!為什麼門徒會發出這樣的問號呢?他們豈不是忘記了主耶穌在三十五節所作的應許,[我們渡到那邊去吧]。主說渡過就肯定要渡過的,在中途若遇到意外,是不會攔阻我們的。我們若在主之帶領上,有主的引証與應許,就要堅定深信祂必引領我們渡過難關,跨越苦難,而進入祂要我們去的地方,或祂要我們做的事。
人的生命若還在幼稚的階段,就自然會發出很多問題。幼稚的人有多種的心態,在順利的日子就快樂,遭挫折、受苦難時就恐慌。他們不但不能顧自己,還要人來照顧他。一個成熟的基督徒是曉得神是時時及處處都在看顧我們的。
第二問號:[為什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麼?]這是主耶穌發出的問號。膽怯和沒有信心是互相關連的,我們之所以膽怯就是因為沒有信心,沒有信心就會膽怯。苦難忽然地臨到我們身上會造成兩種反應:一是膽怯頹喪,一是信心面對。信心是超越環境、超越自己、超越感覺的。我們不能控制自己不害怕、不膽怯,但因有信心,我們可以勝過懼怕。信心會把我們與神結連起來,我們就會在任何苦難中不致懼怕了。
第三問號:[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祂了。]其實,門徒對主的認識是很膚淺。他們親眼見到連風浪都聽從主的說話。在經歷過神的大能和作為後,才開始對神大大起了敬畏的心。我們有這位連風和浪都聽從祂命令的主,我們還有什麼懼怕呢?祂是在一切環境之上,是超越環境的主。我深信門徒們經歷了這一場經暴風浪而得平靜之神蹟後,他們必定在以後的日子中,能夠憑信心事奉主。憑信心在許多艱難,許多想不到之苦難中,都能夠安然面對。我們也是如此,在信心之功課上,需要學習,需要操練,好叫我們能更好地事奉祂。
在人生道路上,我們曾否經歷過這三個問號?從這些問號的考驗,我們能否得到些醒覺?對我們的生命有沒有起改變的作用?我們不能作個缺乏信心的人。因此,在基督徒的生命裡,我們固然因信稱義,但還要憑信而活。神阿!求禰賜我全備的信心,賜我一個能憑信而活的人生。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唱出生命和愛的歌

July 14th, 2010 Comments off

唱出生命和愛的歌
賴建鵬
西班牙名歌唱家荷西、卡里拉斯(JOSE,CARRERAS)是享譽世界的三大男高音之一之歌唱家,1987年之夏天正當他事業如日方中,世界各地都安排他演唱時,響亮之歌聲處處聞之時,突感身體不適、疲倦、牙齒發痛,於是他作了全身檢查,結果是”患了血癌”。這個消息簡直是一場惡夢,他很沮喪,經過一連串之化療,對著鏡子觀看自己病後形象變成頭髮脫落形容枯槁,心中極難受,更差者是化驗失敗了,醫生送他到西雅圖求醫。他極不願把自己之病情公開,但終於還是披露了。全世界的人多麼地愛他,有人肯為他捐獻骨髓,可惜包括他子女在內,都是不適合之骨髓。最後醫生為他採用自我移植的方法,可惜數週後,他的紅血球停止生產,他又再次受打擊。最後試用新葯,長期之嘔吐、不安,食道生出了很多泡泡,三個月不能飲食,醫生只好在他頸部開了個洞,插了一條管子,葯物、營養都經這管子輸送,他失去了所有免疫能力,連最親之人都不能接觸。在這長久痛苦之日子,他曾問神:[為什麼偏偏選中我?他極不願接受這苦難之遭遇,但是後來他看到醫院其他之癌症病人,很多都只是三四歲之天真小孩,頓時他感到神已經待他不差,至少他已享受了四十年之生命、名譽、財富、快樂、都曾經擁有。而這些孩子生命才是剛剛開始,他們犯了什麼錯?為什麼是他們?於是他對自己說:[只有神留下生命,離開醫院後,我一定為這些病人籌款]。
不久,他果然逐漸痊癒;翌年,在身體還沒有恢服狀態下,便立刻成立[卡里拉斯國際血癌基金會]。
多位名歌唱家及醫生都出席了該次盛會,他們對他能演唱感到驚奇;其實,此時他仍面帶病容。他熱愛生命,特為與他同樣在苦楚中的人,生出憐憫之心。他感到能為他們獻唱是出於自己曾在這痛苦之深淵,而十分體會他們之情懷。這是經風暴痛苦之人生後復出之獻唱,能以一嗚驚人之成續昭告於世,乃在於他能對賜生命之主之感恩。熱愛生命之流露,他在演出第一曲之中途向著上天致以飛吻,那是一幅感人至深之鏡頭。苦難帶給他的是,起初不明,難接受及埋怨,後是藉苦難而使自己更肯定生命,更發揮生命力,並使那些同在同樣苦難中的人獲得恩福,他真是一位從靈魂之深處唱出生命和愛之歌之歌唱者。他所遭遇的苦難重建了他的生命,使他更體會神在他身上之愛,也更能把這愛、生命、恩賜分享給更多更多的人。

Categories: 苦難靜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