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彩虹見證 > 福音的大能

福音的大能

September 1st, 2009
賴建鵬   

《轉載自“生命與信仰”第九期11/2005》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羅馬書一:16)
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哥林多後書五:17)

陷入毒癮,痛苦萬分
劉民和小時候居住在香港調景嶺難民區,在基督教的家庭長大。他母親是傳道人,家庭管教非常嚴謹,可惜他的個性十分叛逆,不聽教導,與家人無法溝通,不願留 在家中;好奇心又重,經常在外遊蕩;加上讀書成績欠佳,無心向學,逃學便不在話下了。於是便結識了外邊很多不良的朋友。

起 初與他們在一起時,立志不受他們的影響,就算成為黑社會人物,也不會讓自己染上毒癮。可是後來因為群體的壓力,自我形象要被肯定,又受流行風氣的感染,認 為不吸毒就沒有“老大”的氣派,逢場作戲,開始吸食白粉;誰知吸了二、三次之後,已發現有毒癮的症狀,他便立即遠離那些壞朋友,也停止吸食毒品,很容易便 戒除了毒癮。這樣反使他對毒品的威力減低了警覺性。如此重複,一次比一次嚴重,一次比一次難戒掉,終於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從此他便自暴自棄,完全失去了 人性的尊嚴,亦無心再戒除毒癮了。

其實劉民和不但性格十分爽朗,感情 又相當豐富,更喜歡與別人交朋友,可是因受制於毒癮,卻常常欺騙別人,心裏想的是一套,做出來又是另外一套。有感情卻活不出感情來,只得活在虛偽裏,像死 人一樣冰冷而麻木,沒有真正的朋友,人際關係相當冷漠,完全失去了人活著的意義!他不但身體上受著白粉的煎熬,行為 上受制於毒品,最感到無助的是母親因自己的失落而受苦!母親是傳道人,出外傳道時常被人指責,竟然有一個吸毒的兒子,無奈充塞著她的心頭。她白髮蒼蒼,滿 面縐紋,常與兒子一同跪下祈禱;可是兒子毒癮發作時,他痛苦難當,在床上滾來滾去,心煩氣悶的,像有幾千隻螞蟻在心中咬,像有幾千支針在身上刺,骨頭好像 要爆裂一般,實在無法忍受!他雖然很想孝順母親,聽母親的話,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總逃不出毒癮的魔掌,有親情卻活不出親情來,這比 完全沒有親情更痛苦!

福音能力,徹底悔改
劉民和為了籌錢買白粉,除了偷盜拐騙外,還要販毒,常常因爭地盤而互相仇殺。有一晚,他當中盤,屋內收藏了很多白粉,給仇家發現,用刀挾持他到山上, 把他打到半死,斷了數條肋骨和手臂,還用玻璃猛割他的腿,痛楚萬分,幾乎喪命。當他被送入醫院後,母親來探望他,為他祈禱,告訴他:「恨不能解決恨,唯有 愛才可以彌補恨,耶穌仍然愛你!」他聽見後十分感動,為了愛他的媽媽,也為了自己的前途,他不想再糟蹋自己的生命,於是再一次決心戒毒,住進了香港晨曦島 戒毒中心。

劉 民和起初在晨曦島很不習慣,是弟兄們為他切切禱告,才把他留下。島上只有兩間破屋;沒有電燈,只有油燈;沒有好食物,只吃豬雜碎和自種的芹菜;有時在海裏 捕些魚吃,也會與漁民發生衝突,後來悔改後便沒有再偷魚吃了。生活非常清苦,毒癮發作時又沒有藥物幫助,相當難過;如果不是神的工作,聖靈的能力,確實不 會成功。劉民和在自己的見證中寫到:

「記 得第一天進晨曦會時,那裏所有的弟兄唱歌歡迎我,我好感動,也一起和他們唱歌,和他們一起“禱告”,雖然我實在不明白禱告是什麼意思。到第二天,當我毒癮 發作時,有一個弟兄來到我床前不斷地告訴我說:「耶穌愛你!」我當時聽不進去,可是又不得不聽。這個弟兄告訴我,他曾經坐過牢,吸過毒,因著耶穌他改變 了,現在不但不吸毒還幫助來戒毒的人。我問他:「朋友,這裏有沒有煙?」他說沒有;「有沒有酒?」他說沒有;我說那我要如何戒毒?他說:「我願意為你禱 告。」當時我實在不甘心禱告,那是和空氣說話,根本不可能解決我的毒癮。這朋友很有耐心地真的跪下來為我禱告,我記得非常清楚他當時為我禱告的話:「上帝 啊,你從前怎麼救我,求你現在也來幫助他吧!」我當時非常感動,因為我看見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一個真是戒了毒而又愛人的見證,心裏開始有了盼望,我想上帝 如果真的救了他,也一定能救我,不禁也跪下來祈求:「主耶穌,如果你是真神,求你幫助我戒毒,帶領我離開黑社會!」

漸 漸的,我開始可以吃飯,可以喝水,有了飯香味、水甜味,這證明我的身體開始能接受食物,能參加聚會,能讀聖經。聖經 — 神的話,啟蒙了我,我開始明白人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我也開始領悟到,我不但是一個吸毒的人,我還是一個罪人。“罪”是不法、不義、不善,以及不信主也是 罪;我開始為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認罪悔改。因著神的話我有了改變,我開始與人和好,我開始學習愛人,開始學習誠實,開始把所有的惡習改掉;一段時間後,我 不但戒了身體的毒癮,也戒了“心毒”,所謂心理的依賴。當我戒毒成功後,我告訴自己“回頭後要堅固我的弟兄”,因為我深深體會到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 切相信的人;神斷不喜悅惡人死亡,唯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

正如劉民和自己記述的,他戒除毒癮後,身體也逐漸恢復健康,可是還有一心毒,深深地捆綁著他。他仍然痛恨那曾經追殺他的人,無法忘記當日的痛苦,他發誓要 報仇雪恨,不殺他也要廢他一條腿。雖然信了耶穌,這心結也無法消除,心情十分矛盾;甚至曾想過向耶穌請幾天假,出去報了仇後再回來悔改。但有一日,當他讀 到聖經裏的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帳,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主人就動了慈心,免了他的債;那僕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 同伴,欠他十兩銀子,便揪住他,掐住他的喉嚨,不肯免他的債,於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應當憐恤你 的同伴像我憐恤你麼?”」(馬太福音十八:24-35)他頓時醒悟過來,知道那個惡奴才就是自己!神已經赦了自己的罪,自己卻為何不能赦免別人的罪?他想 起從前吸毒時,好像只狗在外流蕩,睡在廁所裏,孤單可憐,就如廢物一樣,完全沒有價值!如今在晨曦島戒毒後,被耶穌改變,重獲新生,有健康的身體,有永恆 的盼望。現在竟用這健康身體去犯罪,恨人並且想殺人,簡直是忘恩負義;他終於徹底悔改,不但不再恨他的仇人,而且還希望有一天見到他時,告訴他自己已經由 流氓變為牧師,不會再找他尋仇,更希望把福音傳給他,使他也得著拯救!

生命重整,戒毒宣教
劉民和接受主耶穌基督之後生命起了極大的變化,終於得到真正的自由和釋放。從前覺得生無可戀,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如今珍惜生命的每一刻,努力為主而 活;從前食之無味,味覺和腸胃都被毒品損壞,如今用感謝的心來領受食物,一切都變得津津有味;從前他自私自利,為了白粉不擇手段,如今竟然樂意免費為吸毒 者戒毒;從前渴望去愛而不能表達自己的感情,如今對吸毒者的關注,對同事的關心,對朋友的愛惜,都能表達出自己的愛;從前無朋友、無親情,如今卻有一群和 他人生目標一致的好弟兄,一起同心從事福音戒毒工作,更擁有一個支援他的溫暖家庭,有一個理解他、幫助他的好太太。並且在他重整的生命裏,充分流露著真誠 和捨己。後來神使用他在各地設立福音戒毒所,幫助無數的吸毒者,但他仍然十分謙卑,言行一致,很多人都喜歡他,人人都敬重他。整個人生觀、價值觀、個性、 脾氣、氣質,都因著信仰,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現 在他的人生充滿意義和盼望。他深信“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十六:26)金錢絕對不能解決生 命的問題,賺得全世界亦不能得到永生,無邊的慾望只帶來無盡的痛苦!唯有神才能給人新的生命,賜給人平安與喜樂。他更深切感受到被毒品捆綁的痛苦,明白吸 毒者的苦惱與悲傷,他知道唯有神的愛才能拯救他們,他決定幫助他們重獲新生。他開始攻讀神學,立志一生投入福音戒毒工作,為著永恆的價值而努力。

黑夜漫漫,晨曦曙光
晨曦會戒毒工作始自香港美門浸信會陳保羅牧師。六十年代初,香港吸毒問題日益惡化,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當時,九龍城寨內,每天送走兩具因吸毒而喪生的屍 體。陳牧師目睹此光景,心裏非常難過,因此立下心志,願盡一生力量幫助吸毒者戒毒。因此,香港第一間福音戒毒中心在1968年成立。“晨曦”這個名字取自 聖經羅馬書十三章12節 ─“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神的兒女用聖經的話做武器,與當今屬世最暗昧的罪惡“吸毒、販毒”,進行一場屬靈的大決戰。

劉民和弟兄在香港晨曦會戒毒成功後,於1984年9月與新婚不久的妻子李麗明姊妹及江得力弟兄夫婦來台灣開始福音戒毒的工作,創立基督教晨曦會,現任總幹事,也為國際晨曦會副總監。

晨曦會的宗旨是以基督信仰和愛心,協助戒毒學員恢復身體、心理及靈性,在社會生活等各方面重新建造,使戒毒學員徹底脫離毒癮;並使他們去幫助同一困難的朋友,彼此建立友誼,以達互相扶持、激勵之團契生活;也栽培有志獻身基督的重生者,從事福音戒毒宣教工作。

戒毒異象 直到地極
劉民和牧師談到自己如何開始從事福音戒毒工作時說:
「我 以一顆知恩、感恩、報恩的心於84年帶著新婚十天的妻子來到台灣開始戒毒輔導工作,憑著一股熱忱到勒戒所、婦職所及各個監獄安慰和鼓勵戒毒者或受刑人,並 成立戒毒中心,在完全免費的條件下收容戒毒朋友來中心戒毒,並直接與戒治者食宿在一起。因著台灣各教會的基督徒、社會人士大力支持這工作,于90年成立 “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

我 經常帶著晨曦會的戒毒弟兄禱告、讀聖經、運動、參與社區服務、到各國中、高中反毒宣導。因著信仰的教導和規律的作息與活動,這些曾流連於妓院、舞廳、酒 家、賭場的江湖弟兄,以及慣於進出勒戒所和監獄的角頭老大,開始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步入社會的正軌。他們說:「真正的喜樂不在於一生平安無事的度過,而 是在錯誤和患難之後,能重新站起,為生命負起責任。」

當 然,戒毒之後,這些“新造”的人也還有許多的脆弱與失敗,畢竟他們仍然稚嫩,需要時間成長。有時候他們一離開戒毒村後又會因為挫折和誘惑而走回老路,我總 要一再地幫助他們回頭。這種失敗的例子雖然令人心痛,但是我卻仍執著地愛他們,也就是這份執著使工作中的挫折感能被信心及對生命的強烈盼望所取代。

晨曦會成立的二十一年中,我受過許多戒毒朋友、教會、社會、鄰居的懷疑、不信任。我曾經被罵到極點,被誤解得離譜,批評、論斷,都是用惡毒的話譏笑我。有人諷刺說:「吸毒的人是自找的,不用費心去幫助他們 !」也有人恐嚇我,要用硫酸潑我,或是一把火燒了我們的家;更有人拿刀來殺害我妻小;我唯一能做的是,跪在神的面前禱告,求神使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

二 十多年前我到香港晨曦會戒毒,親眼看見很多人靠著福音徹底戒毒成功,並成家立業甚至去幫助其他吸毒的人,自己也親嘗徹底成功之喜悅;二十一年前由香港來到 台灣成立晨曦會福音戒毒中心,亦親眼看到許多戒毒者戒毒成功、成家立業,或成為反毒、戒毒之尖兵。這一切徹底成功的身、心、靈、社會行為之“全人治療”, 是透過神愛的救贖和信徒之間的互愛而達成的,榮耀歸主名。」

目 前,國際晨曦會在香港、台灣、泰國、印度、美國、加拿大都有聖工。在台灣有“永和行政中心”、“中途之家”、“晨曦門徒訓練中心”、“晨曦職業輔導中 心”、“臺北女性戒毒之家”、“苗栗青少年學園”,還有幾個位於苗栗、台東、台南、雙溪、湖口的男性戒毒輔導村和艾滋戒毒輔導村。

福音戒毒是愛心工作,在神帶領保守下,目前採取戒毒村的模式,二十多年來,數以百計本來是生活失敗、被毒品所捆綁的,在這裏獲得釋放,走上有意義的美麗人生。讓我們看幾例福音戒毒的案例吧:

案例一: 黃寶輝以前在台灣從事汽車保養行業,生意蒸蒸日上。他二十七歲時,已經賺了很多錢,也盡情享受人生。但是,他萬萬料想不到,一支香煙,竟然使他失去了一切。

那一天,在他疲倦不舒服的時候,朋友給了他一支香煙,對他說:「吸下去,你會覺得很舒服。」原來,這是裝有4號海洛英的香煙。從此,毒鉤住了他,不能自拔。為了吸毒,他把所有的積蓄花光了,又把工廠賣掉了,沒有錢的時候還施計行騙。

他 也曾千方百計戒毒。不過,中醫診所昂貴的藥並沒收效,他一邊吃藥卻一邊吸毒。他又曾經住進醫院戒毒十幾次,可是,洗凈了血液中的毒,仍洗不凈心裏對毒品的 依賴。有一次,他把自己關在家裏,讓母親用鐵鏈鎖起來。毒癮發作時,他痛苦得猛撞牆壁。母親於心不忍,把門打開;他沖出去打了一針,眼淚霎時掉了下來,心 中痛苦地問自己:「這一輩子就這樣完蛋了嗎?」

一天,他躺在家裏,看到一個公益廣告說:「 給你一個重生的機會,免費助你戒毒。」因著這個廣告,他滿懷疑惑地來到晨曦會。牧師告訴他:「不靠藥物也不靠打針,我們是靠著相信耶穌基督而幫助你戒毒」。

一直幫助黃寶輝的是劉民和牧師。他說:「黃寶輝剛到戒毒所的時候,逃跑了四次。戒毒所的弟兄們在山上找到他,跪下來請他留下繼續戒毒。這一切終於使他明白‘耶穌基督就是愛’。這愛感動了他,幫助他戒掉了毒癮,也挽救了他。」

今天的黃寶輝,已經獲得了新的生命。他說:「以前別人怎樣幫助我,今後我就要怎樣幫助別人。」他和太太毅然決定離開繁華的大都市臺北,來到落後貧窮的泰北山村,為的是把神的愛延續下去。(黃寶輝傳道目前是台灣差派到泰國晨曦會的宣教士。)

案例二: 板正明年 青的時候充滿了理想,希望為國家盡一分力。十八歲的時候,他在緬甸當兵。一次,他患上了感冒,由於藥物缺乏而改用鴉片治療,不料卻因此染上毒癮。為了換取 毒品,他不惜冒險把部隊裏的武器和軍糧偷偷變賣。在軍隊中,他犯的是死罪!東窗事發之後,他被關進了監獄。經過一段鐵窗生涯之後,他逃出了部隊,招了六個 人當起了土匪,搶劫、吸毒、販毒無惡不作。一個保家衛國的軍人,竟然淪為禍害百姓,成為十惡不赦的惡霸!

其 後他開始接受福音戒毒。戒毒的第三天,他感到忽冷忽熱,仿佛被無數利針刺著,又像被螞蟻鑽咬一樣。他痛苦難當,大喊大叫,想要逃走。傳道人立即為他禱告, 向他作見證。說來奇怪,禱告完了,痛苦就頓時減輕。不過,兩小時後,毒癮再度發作,痛苦比以前更厲害。傳道人又趕來為他禱告,禱告之後,他又奇跡地好了過 來。從前是無神論者,不信神的板正明,開始相信這位救主耶穌基督了。他切實地經歷了禱告的能力,從此他懂得凡事禱告,凡事求神。

終於,板正明把毒癮戒掉了,獲得了新的生命。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再次追尋新的夢想。最後,他沒有離開戒毒中心,他選擇留在那裏,與毒品打一場更艱辛的戰役。他成為這個戒毒中心的同工。(板正明老師目前是泰國晨曦會同工。)

案例三: 結婚三個月後,銘雙被 我(他的妻子)軟硬兼施地送到晨曦會戒毒,至今已有五年之久。曾經因為吸毒,銘雙無法顧念我的需要、我的喜怒哀樂、我的一切一切;但是現在,因著上帝的救 贖,銘雙對我的一切一切卻有著最細致的關愛。由於我天生氣喘,一發作就必須使用支氣管擴張劑,才能稍感舒坦,而糊塗的我,每 一次總是要到發作時才心急的尋找擴張劑,因此銘雙會細心的把擴張劑放在我隨手可得的地方,並且會嘮嘮叨叨地叮嚀我幾句;雖然有時我會故意不聽話,與他杠上 兩句,但卻深深知道我在他心中及生命中所佔的地位。

銘雙,謝謝你!謝謝你讓我擁有愛與被愛的幸福;謝謝你讓我可以享受為人妻子的喜悅。甚願我們時常數算主恩,在主裏彼此相依相合,因著主而滿足喜樂。(吳銘雙弟兄是晨曦門訓第六屆畢業生,目前在晨曦會服事。)

見證福音,能力充沛
劉牧師被邀請為加拿大溫哥華差傳大會2005年專題講員之一,我有機會採訪他並在華人信義會聆聽劉民和牧師的證道。他的證道滿有生命力及聖靈能力,神的道透過他活生生的生命經歷,把福音的大能,強而有力地流露出來,會眾無不受感,我也多時流下感動及感恩的淚水。是的,神的愛是多麼地奇妙,偉大無比。

他的愛及恩典的確在人的軟弱、無奈及絕望中顯得完全。福音的能力透過人的認知、悔改、順服、堅信而徹底改變,釋放那些多年被罪惡捆綁的吸毒者,神的愛就是在人如此背叛的時候,透過基督為我們死而顯明出來了。

以下是一首代表他們心聲的詩歌,名《恩曲》:
無數苦惱全隨浪水逝去,
樂意高歌心中惡盡除。
忘掉往日往昔淚,今救恩在心內,
上帝恩典一生永伴隨。
曾落泊失意流離在惡夢裏,
幸救主施恩典庇佑時。
迷路漢現已醒悟,今救主在心內,
願與君共唱恩曲千千句。
常立志將救主愛頌唱時時,
常願意分享基督無遲疑。
唯望信、望、愛俱在,將救恩藏心內,
邁向前路有主愛永伴隨。
(互愛詩歌精選)

他們曾經歷生命幽谷、死亡泥沼、罪惡深淵,他們掙扎的生命,雖然軟弱,但最終卻彰顯出上帝的慈愛及全能。上帝已將淚水化做彩虹,將苦難化為祝福,他們能絕處逢生,乃因福音的大能。他們的見證及歌聲,一句句鼓動人們的心扉,令人聽了不禁流下感恩及歡樂的淚水。

台灣晨曦會所唱的詩歌中,其中一首是我最為感動,歌詞如下:
我帶著使命向前走,要喚醒吸毒的朋友,
縱然流血的時候,我也永遠不回頭,
我帶著異象向前走,要看到戒毒的宣教,
將福音傳遍世界每角落。

是的,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福音能釋放一切被罪惡被毒品所捆綁的人,凡口裏承認,心裏相信的人,都必蒙主恩,必得自由,在基督裏成為新造的人。


編者:有需要幫助的讀者可直接與台灣晨曦會聯系:電話:886-2-29270010;傳真:886-2-29252244;網頁:www.dawn.org.tw;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您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本文資料來源:
1、“流氓和牧師”《恩雨雲彩見證集》(加拿大:恩雨之聲出版,2002年1月版)。
2、《晨曦之光》117期及119期(台灣:晨曦之光雜志社,2005年)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