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彩虹見證’ Category

採訪中國學者

December 28th, 2010 Comments off

採訪中國學者

賴建鵬

三年前恩雨之聲攝製隊有機會到渥太華採訪數位從中國來加拿大居住的中國學者基督徒,在攝製的過程及交談中,知道他們在加國之信仰心路歷程,首先是從適應新生活的需要而開始思想信仰的真實性,在人生路不熟的環境中,生活之困境、孩子們成長過程中他們開始接觸了教會,在國內時,他們一向都認為基督教是迷信的。在共產無神論教導下迫使他們反對基督教的信仰。如今來到一個新的環境中,生活及思想受到極大衝擊,在這種情境下,他們反思福音的真實性,由於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的需要,他們要融入華人社群與這裡之華人有更多的接觸與認同,當他們來到教會時,弟兄姊妹愛心探望及在實際生活協助及關懷,深受感動,認為基督徒是一班與普通人不同的人,基督徒為什麼有這樣的愛心?為什麼他們的生活是充滿喜樂?他們生活動力來自何方?這些問題都是令他們開始要探索及追求。在溫馨真愛中他們被邀請參加查經班,發現聖經中記載的神是一位公義又慈愛的神,他們驚嘆聖經的真實性,經多時之究竟,反覆思想而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他們信主的過程乃是小心謹慎,不是憑感情一時之感動或意氣用事,乃因思想開放,放下從前一直的「錯誤認為」加上理性邏輯之思維而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不單如此,他們也在生活上體驗到神的垂聽禱告,在生活上困境在疾病痛苦,在意外車禍,因著禱告而蒙恩,心中有平安喜樂,叫他們不能不信這位活在他們中間的又真又活的神。

我們曾採訪了周浩博士,他們是九三年從美轉到渥太華。他從少年至青年都充滿著理想,由小紅兵至紅衛兵至共青團,又在大學任教,經歷了四人幫、文革、六四等等時代,但成就及理想是那麼的飄渺。後來通過了多次之考試,借錢來美讀博士,在紐約找工作,體驗了美國社會人吃人剝削人的生活受大考驗,心靈大受震撼,為了生活他願降低身分打零工,卻連苦工都找不到。從來美前頂點的希望到抵美後的失望谷底,於是對生命有所反思:我的人生是否只是天天切肉?一天他茫無目的買了一張巴士票直往新墨西哥州,途中以淚作飯,身無分文,車在開,但他卻不知前面的路是絕望還是有路可走,前路茫茫。感謝主,人的盡頭就是神作工的開始,在新墨西哥州,遇見了一位在福音機構事奉的弟兄,在生活各方面得到他幫助,帶他到查經班,發現這地方就是他一直以來所追求的平安,這裏人與人之間之交往是坦誠友愛,全無你虞我詐、明爭暗鬥,每個人都期望及樂意去查經班,跟在大陸的學習班大大不同。後來他面對申請妻子來美團聚困難重重,其中銀行存款必須有足夠之數目。當弟兄姊妹知道這事時迫切為他祈求。有一對弟兄夫婦午夜駕車到他住處把一張七千元支票交給他,並說你拿到此款後不用想要還,太太抵美後還需要支出,留著用吧!幫助他的不是有錢人,而是半工讀的窮學生,為什麼他們能夠如此做?這確是主的大愛的緣故啊!後來他也患了癌症更經歷了神的奇妙醫治。

經歷了生命的苦難,在絕望中經歷了神的醫治、安慰,出生入死的經歷好像是從墳墓出來一樣,經歷了真實的生命,而他們夫婦也願用此生命去影響別人使人也可以得這樣的生命。

從中國來加美居住的人中有合法居留的,也有一些是非法居留的、經商的、留學或以學人研究身分居留的,居住一段時間之後,有的選擇在加生活、有的也返回中國。不論如何,當這一班經歷了中國之文化革命而到北美也開始接觸基督教信仰的人,在這一個極大的環境轉變中他們對人生有了另一個體會,當聽到福音時,就是他們一直以來在心的深處所追求的真理及自由。在北美接受了主,生命得以改變而回國,我們可以想像這班基督徒對中國的未信主的數億同胞有極大的影響力,福音的種子、花蕾、果子會隨著他們的腳蹤在神州大地結出更多的果子。

筆者曾在本地及加東數間大多數會眾為中國來加的教會講道,也曾一段時間在一間大部分從中國來的人士教會事奉。在他們中探望交談中略知他們信主心態。記得十多年前,他們大多以學人訪問之身分來美加,那時他們聽福音後只做尼哥底母式的基督徒,也有的不表心態,但心中深信福音的真實性,有的返國前,請牧師暗地裡在晚上不公開露面底下接受洗禮。但近數年來他們不再暗自相信而轉為公開場合決志及洗禮了。深信這與中國之近幾年來之「開放」有關。

有的曾在國內讀科學的學人及醫生,他們難放下他們認為崇高之身分而不能謙卑接受主。數年前筆者曾多次探望一對從中國來加夫婦都是醫生的學者,丈夫是醫學院教授,在美修讀博士學位。移民來加時,生活無著落,住在一間空氣不太流通的地下室。我問他們為何主動來教會,他們說在美國時,一班很有愛心之美國基督徒時常幫助他們,所以一到加國就去找教會,我們有機會向他們傳福音,供應錄音帶書籍特別是大陸人士信主之文章與見証,但他們說是很難表示信主。記得當他們要求我們介紹他工作時,經多時奔跑、尋索,都找不到工作,我只好誠心告訴他,可以祈求主為他們預備,與他們一起禱告,也要他們自己禱告,真的,神蹟出現,有人託我找人服事一位行動不便之長者及家務工作,我就推薦他們,暫時解決幾年的生活問題。他們雖不信主,但問及他們是否深信祈禱之功效,他們不得不承認祈禱是有功效。三年前我大病,他們夫婦真有愛心,可惜在加國他們不能作我的醫生,只是為我擔心,但又不想我知實情之危機。後來他告訴我。他們心急仿佛如鍋裡之螞蟻一樣,只有時時為我祈禱,求神醫治。

很多弟兄姊妹問我為什麼他現在還是堅持不信呢?我打趣地說不要擔心,有一天他們會主的。當他們遭到無路可走時,他們會祈求主,信靠主的。不過我們總是不期望他們到了人生的絕路時才信主,你說是嗎?另有一例子一位在加信主的姊妹。丈夫趕赴中國奔喪,在那邊發現直腸癌。在她不斷的請求多人之代禱中,我有機會撥電話到中國與他病床中談福音,感謝主,他決志信主了。雖然在加時硬心不信。竟然在聖靈感動下謙卑接受主。在醫院療病期間,因他們夫婦信主之表現也影響了病室中之病友及親人探索真理及決志信主呢!在醫院期間也因著主愛的激勵及愛病友之心把福音單張、見証書籍分發給許多病友。

他們在中國經歷了政治變動、苦難、人性醜惡的一面,當他們走到一個不同的世界環境,接觸到福音釋放的真理,才發現民主的根基與精神原出於西方基督教文化,這正是他們長期來所追求的自由、民主,他們必須接受基督為他們生命的主,才能真正體會真的自由。只有福音才能真正滿足他們的生命。我深感今天教會若多在他們中間多作門徒訓練,落實地帶他們進入更深之屬靈生命。深信他們的潛力發揮及影響力是可想像的。

「恩雨之聲」製作「中國學人見証集」,從聽他們的心聲,看他們的生命的改變,一個滿有知識、理性的人接受基督,給一般聽眾是有極大之啟發及挑戰。

另一對九二年在渥太華華人宣道會舉辦之福音營決它信主的吳允泰夫婦,他們初時是帶著一些問題去參加,他承認世間確有一位神,但至於接受耶穌為他個人救主又為什麼基督教的神是獨一的真神?當講員仔細分析各宗教之比較以及明白基督教與西方文化是融合在一起時,這等等問題,他們都在理性上通過及解決他們很多疑問,但單靠理性,人是很難接受主的,人還有感性上及感受的問題,最後之見証會中,很多人作了很感人的見証,終於在營中決志信主。問及他們信主之前後有何不同時,李先生說:「以前初來加時常充滿憂慮,找不到工作就會埋怨不公平,心裡很不愉快,但信主之後,心中平靜了,能把生命生活交托給主,雖找不到工作,但深信神是一步步帶領。」現在他任投資顧問,當客戶請問及最好之投資計劃時,他總是以長期及沒有風險性之投資來幫助客戶選擇,他對金錢的看法,不是用錢產生錢之哲學來鼓勵客人投資。在幾年前的Bre Ex.股票很多人都輸了好多錢,但在他一百多位之客戶中,沒有一人買這股票。他說這不是因他比人聰明,而是因為信主後對金錢的價值觀改觀之緣故,他有人說信耶穌得平安喜樂是心理作用,但他說有人曾作試驗把止痛藥給一位病人服用,又把另一維他命丸說是止痛丸給另一痛人服用,前者能止痛而後者止痛後一段短時間後又再痛,所以說心理作用的現象是短暫的不是長久性的,但信耶穌生命得改變以及衪能帶領你整個生命,把你的心態改變,說是心理作用更本是不可能的事。有人說耶穌就如喫安眠藥一樣,但安眠藥只能暫時助你睡眠,但信耶穌的平安、喜樂是永恆性的。李太說他在大陸成長,那是一個競爭的環境,不論考試或工作都要勝過別人,久之就成為一種習慣而變成自傲,正如聖經說這種慾念就成為一種勢力來控制我們。當考試或作事成功時就驕傲,看不起人。當失敗時就感灰心頹廢。回想她通過考試又作研究生時與人之關係就愈來愈差。常在她身邊的人發脾氣,但自從信主後生命顯得喜樂得多,在平淡的日子、在失意或困境時都能有忍耐及寬容的心,因主賜她一顆謙卑的靈。她說聖經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而我也感到我若能知道自己之不足是擺脫愚拙的開端。[此文曾登於7年前的[號角]]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枯杖開花

December 28th, 2010 Comments off

枯杖開花

亞倫的枯杖開花了,這是奇妙的神蹟,枯杖怎能開花?!這神蹟是預表基督復活之大能。記得內子在醫院接受兩次手術後又在療養院長住了八個月之漫長時間裡,又碰上我患了癌症,在這個情況之下,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擔得來,內子不是超人,她有常人之掛慮、不安。一位前在同一地方事奉之師母知道我們之遭遇,常在電話及屢次到醫院探望我們,給我們許多安慰。這位師母告訴我們,她有極大之試煉及在苦難中,就是他們的女兒不肯信主也不赴教會聚會,這事已使他們傷透了心,而女兒結婚不到幾個月,他們之女婿竟患了腦瘤!父母比他們更急緊張,請許多人為他們禱告,盼望因此女兒及女婿都能浪子回頭投歸主懷。他們成為我們的患難知己,時常彼此代禱,及在靈裡彼此鼓勵,有天她跟我們分享說,神已垂聽她的禱告,在以西結書中神已給她明確之應許,就是主復活之大能必在這位女兒及女婿身上彰顯衪的奇妙作為。信心就是看到將來必成就之事。她的信心給我們很大之鼓勵。一部份牧師的家中常有一些叛逆之孩子出現,有人作過調查及統計;發現一般之家庭之兒女通枯杖開花 亞倫的枯杖開花了,這是奇妙的神蹟,枯杖怎能開花?!這神蹟是預表基督復活之大能。記得內子在醫院接受兩次手術後又在療養院長住了八個月之漫長時間裡,又碰上我患了癌症,在這個情況之下,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擔得來,內子不是超人,她有常人之掛慮、不安。一位前在同一地方事奉之師母知道我們之遭遇,常在電話及屢次到醫院探望我們,給我們許多安慰。這位師母告訴我們,她有極大之試煉及在苦難中,就是他們的女兒不肯信主也不赴教會聚會,這事已使他們傷透了心,而女兒結婚不到幾個月,他們之女婿竟患了腦瘤!父母比他們更急緊張,請許多人為他們禱告,盼望因此女兒及女婿都能浪子回頭投歸主懷。他們成為我們的患難知己,時常彼此代禱,及在靈裡彼此鼓勵,有天她跟我們分享說,神已垂聽她的禱告,在以西結書中神已給她明確之應許,就是主復活之大能必在這位女兒及女婿身上彰顯衪的奇妙作為。信心就是看到將來必成就之事。她的信心給我們很大之鼓勵。一部份牧師的家中常有一些叛逆之孩子出現,有人作過調查及統計;發現一般之家庭之兒女通常叛逆期是在讀高中時之青少年期,但牧師傳道人之兒女大都是大學時期,這也是有它的客觀原因所致。為什麼是有這種現象發生?這可能是教會及家庭對他們另眼相待之副作用;認為牧師之兒女都要屬靈。他們在長久之壓制之下捱至大學時期,或離家升學,或長大了有自己之自我性格及意志決定,往往這些對神對人之背逆就自然流露及發洩出來了。 不久,我們從這位師母得到好消息,醫生己經証實她女婿之惡性瘤變成良性之瘤,這麼奇妙的神蹟!他們必定會重新靠主吧!我帶興奮又緊急追問她。她回答說:可惜!雖然如此,孩子們還是無動於中。我告訴他們,有許多人為他們禱告,是神垂聽眾人之禱告,可惜,他們還是絲毫無感恩之情,我們作父母的也不能勉強他們,有待日後,神自己再作工,他們有一天會歸向衪的,請繼續為他們歸主代禱。我們作父母的,深信主復活之大能必在他們身上彰顯….。好大的信心及多麼忍耐的一位母親。讓我們繼續為她這位女兒及她女婿禱告,深信枯杖有生命的有一天必開花有生命,因這是基督復活的大能。信心也正如一粒有生命芥菜種子一樣,帶著生命力終有一天發芽開花結果。常叛逆期是在讀高中時之青少年期,但牧師傳道人之兒女大都是大學時期,這也是有它的客觀原因所致。為什麼是有這種現象發生?這可能是教會及家庭對他們另眼相待之副作用;認為牧師之兒女都要屬靈。他們在長久之壓制之下捱至大學時期,或離家升學,或長大了有自己之自我性格及意志決定,往往這些對神對人之背逆就自然流露及發洩出來了。 不久,我們從這位師母得到好消息,醫生己經証實她女婿之惡性瘤變成良性之瘤,這麼奇妙的神蹟!他們必定會重新靠主吧!我帶興奮又緊急追問她。她回答說:可惜!雖然如此,孩子們還是無動於中。我告訴他們,有許多人為他們禱告,是神垂聽眾人之禱告,可惜,他們還是絲毫無感恩之情,我們作父母的也不能勉強他們,有待日後,神自己再作工,他們有一天會歸向衪的,請繼續為他們歸主代禱。我們作父母的,深信主復活之大能必在他們身上彰顯….。好大的信心及多麼忍耐的一位母親。讓我們繼續為她這位女兒及她女婿禱告,深信枯杖有生命的有一天必開花有生命,因這是基督復活的大能。信心也正如一粒有生命芥菜種子一樣,帶著生命力終有一天發芽開花結果。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福音的大能

September 1st, 2009 Comments off
賴建鵬   

《轉載自“生命與信仰”第九期11/2005》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羅馬書一:16)
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哥林多後書五:17)

陷入毒癮,痛苦萬分
劉民和小時候居住在香港調景嶺難民區,在基督教的家庭長大。他母親是傳道人,家庭管教非常嚴謹,可惜他的個性十分叛逆,不聽教導,與家人無法溝通,不願留 在家中;好奇心又重,經常在外遊蕩;加上讀書成績欠佳,無心向學,逃學便不在話下了。於是便結識了外邊很多不良的朋友。

起 初與他們在一起時,立志不受他們的影響,就算成為黑社會人物,也不會讓自己染上毒癮。可是後來因為群體的壓力,自我形象要被肯定,又受流行風氣的感染,認 為不吸毒就沒有“老大”的氣派,逢場作戲,開始吸食白粉;誰知吸了二、三次之後,已發現有毒癮的症狀,他便立即遠離那些壞朋友,也停止吸食毒品,很容易便 戒除了毒癮。這樣反使他對毒品的威力減低了警覺性。如此重複,一次比一次嚴重,一次比一次難戒掉,終於泥足深陷,不能自拔!從此他便自暴自棄,完全失去了 人性的尊嚴,亦無心再戒除毒癮了。

其實劉民和不但性格十分爽朗,感情 又相當豐富,更喜歡與別人交朋友,可是因受制於毒癮,卻常常欺騙別人,心裏想的是一套,做出來又是另外一套。有感情卻活不出感情來,只得活在虛偽裏,像死 人一樣冰冷而麻木,沒有真正的朋友,人際關係相當冷漠,完全失去了人活著的意義!他不但身體上受著白粉的煎熬,行為 上受制於毒品,最感到無助的是母親因自己的失落而受苦!母親是傳道人,出外傳道時常被人指責,竟然有一個吸毒的兒子,無奈充塞著她的心頭。她白髮蒼蒼,滿 面縐紋,常與兒子一同跪下祈禱;可是兒子毒癮發作時,他痛苦難當,在床上滾來滾去,心煩氣悶的,像有幾千隻螞蟻在心中咬,像有幾千支針在身上刺,骨頭好像 要爆裂一般,實在無法忍受!他雖然很想孝順母親,聽母親的話,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總逃不出毒癮的魔掌,有親情卻活不出親情來,這比 完全沒有親情更痛苦!

福音能力,徹底悔改
劉民和為了籌錢買白粉,除了偷盜拐騙外,還要販毒,常常因爭地盤而互相仇殺。有一晚,他當中盤,屋內收藏了很多白粉,給仇家發現,用刀挾持他到山上, 把他打到半死,斷了數條肋骨和手臂,還用玻璃猛割他的腿,痛楚萬分,幾乎喪命。當他被送入醫院後,母親來探望他,為他祈禱,告訴他:「恨不能解決恨,唯有 愛才可以彌補恨,耶穌仍然愛你!」他聽見後十分感動,為了愛他的媽媽,也為了自己的前途,他不想再糟蹋自己的生命,於是再一次決心戒毒,住進了香港晨曦島 戒毒中心。

劉 民和起初在晨曦島很不習慣,是弟兄們為他切切禱告,才把他留下。島上只有兩間破屋;沒有電燈,只有油燈;沒有好食物,只吃豬雜碎和自種的芹菜;有時在海裏 捕些魚吃,也會與漁民發生衝突,後來悔改後便沒有再偷魚吃了。生活非常清苦,毒癮發作時又沒有藥物幫助,相當難過;如果不是神的工作,聖靈的能力,確實不 會成功。劉民和在自己的見證中寫到:

「記 得第一天進晨曦會時,那裏所有的弟兄唱歌歡迎我,我好感動,也一起和他們唱歌,和他們一起“禱告”,雖然我實在不明白禱告是什麼意思。到第二天,當我毒癮 發作時,有一個弟兄來到我床前不斷地告訴我說:「耶穌愛你!」我當時聽不進去,可是又不得不聽。這個弟兄告訴我,他曾經坐過牢,吸過毒,因著耶穌他改變 了,現在不但不吸毒還幫助來戒毒的人。我問他:「朋友,這裏有沒有煙?」他說沒有;「有沒有酒?」他說沒有;我說那我要如何戒毒?他說:「我願意為你禱 告。」當時我實在不甘心禱告,那是和空氣說話,根本不可能解決我的毒癮。這朋友很有耐心地真的跪下來為我禱告,我記得非常清楚他當時為我禱告的話:「上帝 啊,你從前怎麼救我,求你現在也來幫助他吧!」我當時非常感動,因為我看見一個活生生的見證,一個真是戒了毒而又愛人的見證,心裏開始有了盼望,我想上帝 如果真的救了他,也一定能救我,不禁也跪下來祈求:「主耶穌,如果你是真神,求你幫助我戒毒,帶領我離開黑社會!」

漸 漸的,我開始可以吃飯,可以喝水,有了飯香味、水甜味,這證明我的身體開始能接受食物,能參加聚會,能讀聖經。聖經 — 神的話,啟蒙了我,我開始明白人的價值,生命的意義,我也開始領悟到,我不但是一個吸毒的人,我還是一個罪人。“罪”是不法、不義、不善,以及不信主也是 罪;我開始為自己過去所做的一切認罪悔改。因著神的話我有了改變,我開始與人和好,我開始學習愛人,開始學習誠實,開始把所有的惡習改掉;一段時間後,我 不但戒了身體的毒癮,也戒了“心毒”,所謂心理的依賴。當我戒毒成功後,我告訴自己“回頭後要堅固我的弟兄”,因為我深深體會到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 切相信的人;神斷不喜悅惡人死亡,唯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

正如劉民和自己記述的,他戒除毒癮後,身體也逐漸恢復健康,可是還有一心毒,深深地捆綁著他。他仍然痛恨那曾經追殺他的人,無法忘記當日的痛苦,他發誓要 報仇雪恨,不殺他也要廢他一條腿。雖然信了耶穌,這心結也無法消除,心情十分矛盾;甚至曾想過向耶穌請幾天假,出去報了仇後再回來悔改。但有一日,當他讀 到聖經裏的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僕人算帳,才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欠一千萬銀子的來,主人就動了慈心,免了他的債;那僕人出來,遇見他的一個 同伴,欠他十兩銀子,便揪住他,掐住他的喉嚨,不肯免他的債,於是主人叫了他來,對他說:“你這惡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應當憐恤你 的同伴像我憐恤你麼?”」(馬太福音十八:24-35)他頓時醒悟過來,知道那個惡奴才就是自己!神已經赦了自己的罪,自己卻為何不能赦免別人的罪?他想 起從前吸毒時,好像只狗在外流蕩,睡在廁所裏,孤單可憐,就如廢物一樣,完全沒有價值!如今在晨曦島戒毒後,被耶穌改變,重獲新生,有健康的身體,有永恆 的盼望。現在竟用這健康身體去犯罪,恨人並且想殺人,簡直是忘恩負義;他終於徹底悔改,不但不再恨他的仇人,而且還希望有一天見到他時,告訴他自己已經由 流氓變為牧師,不會再找他尋仇,更希望把福音傳給他,使他也得著拯救!

生命重整,戒毒宣教
劉民和接受主耶穌基督之後生命起了極大的變化,終於得到真正的自由和釋放。從前覺得生無可戀,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如今珍惜生命的每一刻,努力為主而 活;從前食之無味,味覺和腸胃都被毒品損壞,如今用感謝的心來領受食物,一切都變得津津有味;從前他自私自利,為了白粉不擇手段,如今竟然樂意免費為吸毒 者戒毒;從前渴望去愛而不能表達自己的感情,如今對吸毒者的關注,對同事的關心,對朋友的愛惜,都能表達出自己的愛;從前無朋友、無親情,如今卻有一群和 他人生目標一致的好弟兄,一起同心從事福音戒毒工作,更擁有一個支援他的溫暖家庭,有一個理解他、幫助他的好太太。並且在他重整的生命裏,充分流露著真誠 和捨己。後來神使用他在各地設立福音戒毒所,幫助無數的吸毒者,但他仍然十分謙卑,言行一致,很多人都喜歡他,人人都敬重他。整個人生觀、價值觀、個性、 脾氣、氣質,都因著信仰,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變。

現 在他的人生充滿意義和盼望。他深信“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十六:26)金錢絕對不能解決生 命的問題,賺得全世界亦不能得到永生,無邊的慾望只帶來無盡的痛苦!唯有神才能給人新的生命,賜給人平安與喜樂。他更深切感受到被毒品捆綁的痛苦,明白吸 毒者的苦惱與悲傷,他知道唯有神的愛才能拯救他們,他決定幫助他們重獲新生。他開始攻讀神學,立志一生投入福音戒毒工作,為著永恆的價值而努力。

黑夜漫漫,晨曦曙光
晨曦會戒毒工作始自香港美門浸信會陳保羅牧師。六十年代初,香港吸毒問題日益惡化,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當時,九龍城寨內,每天送走兩具因吸毒而喪生的屍 體。陳牧師目睹此光景,心裏非常難過,因此立下心志,願盡一生力量幫助吸毒者戒毒。因此,香港第一間福音戒毒中心在1968年成立。“晨曦”這個名字取自 聖經羅馬書十三章12節 ─“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神的兒女用聖經的話做武器,與當今屬世最暗昧的罪惡“吸毒、販毒”,進行一場屬靈的大決戰。

劉民和弟兄在香港晨曦會戒毒成功後,於1984年9月與新婚不久的妻子李麗明姊妹及江得力弟兄夫婦來台灣開始福音戒毒的工作,創立基督教晨曦會,現任總幹事,也為國際晨曦會副總監。

晨曦會的宗旨是以基督信仰和愛心,協助戒毒學員恢復身體、心理及靈性,在社會生活等各方面重新建造,使戒毒學員徹底脫離毒癮;並使他們去幫助同一困難的朋友,彼此建立友誼,以達互相扶持、激勵之團契生活;也栽培有志獻身基督的重生者,從事福音戒毒宣教工作。

戒毒異象 直到地極
劉民和牧師談到自己如何開始從事福音戒毒工作時說:
「我 以一顆知恩、感恩、報恩的心於84年帶著新婚十天的妻子來到台灣開始戒毒輔導工作,憑著一股熱忱到勒戒所、婦職所及各個監獄安慰和鼓勵戒毒者或受刑人,並 成立戒毒中心,在完全免費的條件下收容戒毒朋友來中心戒毒,並直接與戒治者食宿在一起。因著台灣各教會的基督徒、社會人士大力支持這工作,于90年成立 “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

我 經常帶著晨曦會的戒毒弟兄禱告、讀聖經、運動、參與社區服務、到各國中、高中反毒宣導。因著信仰的教導和規律的作息與活動,這些曾流連於妓院、舞廳、酒 家、賭場的江湖弟兄,以及慣於進出勒戒所和監獄的角頭老大,開始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步入社會的正軌。他們說:「真正的喜樂不在於一生平安無事的度過,而 是在錯誤和患難之後,能重新站起,為生命負起責任。」

當 然,戒毒之後,這些“新造”的人也還有許多的脆弱與失敗,畢竟他們仍然稚嫩,需要時間成長。有時候他們一離開戒毒村後又會因為挫折和誘惑而走回老路,我總 要一再地幫助他們回頭。這種失敗的例子雖然令人心痛,但是我卻仍執著地愛他們,也就是這份執著使工作中的挫折感能被信心及對生命的強烈盼望所取代。

晨曦會成立的二十一年中,我受過許多戒毒朋友、教會、社會、鄰居的懷疑、不信任。我曾經被罵到極點,被誤解得離譜,批評、論斷,都是用惡毒的話譏笑我。有人諷刺說:「吸毒的人是自找的,不用費心去幫助他們 !」也有人恐嚇我,要用硫酸潑我,或是一把火燒了我們的家;更有人拿刀來殺害我妻小;我唯一能做的是,跪在神的面前禱告,求神使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

二 十多年前我到香港晨曦會戒毒,親眼看見很多人靠著福音徹底戒毒成功,並成家立業甚至去幫助其他吸毒的人,自己也親嘗徹底成功之喜悅;二十一年前由香港來到 台灣成立晨曦會福音戒毒中心,亦親眼看到許多戒毒者戒毒成功、成家立業,或成為反毒、戒毒之尖兵。這一切徹底成功的身、心、靈、社會行為之“全人治療”, 是透過神愛的救贖和信徒之間的互愛而達成的,榮耀歸主名。」

目 前,國際晨曦會在香港、台灣、泰國、印度、美國、加拿大都有聖工。在台灣有“永和行政中心”、“中途之家”、“晨曦門徒訓練中心”、“晨曦職業輔導中 心”、“臺北女性戒毒之家”、“苗栗青少年學園”,還有幾個位於苗栗、台東、台南、雙溪、湖口的男性戒毒輔導村和艾滋戒毒輔導村。

福音戒毒是愛心工作,在神帶領保守下,目前採取戒毒村的模式,二十多年來,數以百計本來是生活失敗、被毒品所捆綁的,在這裏獲得釋放,走上有意義的美麗人生。讓我們看幾例福音戒毒的案例吧:

案例一: 黃寶輝以前在台灣從事汽車保養行業,生意蒸蒸日上。他二十七歲時,已經賺了很多錢,也盡情享受人生。但是,他萬萬料想不到,一支香煙,竟然使他失去了一切。

那一天,在他疲倦不舒服的時候,朋友給了他一支香煙,對他說:「吸下去,你會覺得很舒服。」原來,這是裝有4號海洛英的香煙。從此,毒鉤住了他,不能自拔。為了吸毒,他把所有的積蓄花光了,又把工廠賣掉了,沒有錢的時候還施計行騙。

他 也曾千方百計戒毒。不過,中醫診所昂貴的藥並沒收效,他一邊吃藥卻一邊吸毒。他又曾經住進醫院戒毒十幾次,可是,洗凈了血液中的毒,仍洗不凈心裏對毒品的 依賴。有一次,他把自己關在家裏,讓母親用鐵鏈鎖起來。毒癮發作時,他痛苦得猛撞牆壁。母親於心不忍,把門打開;他沖出去打了一針,眼淚霎時掉了下來,心 中痛苦地問自己:「這一輩子就這樣完蛋了嗎?」

一天,他躺在家裏,看到一個公益廣告說:「 給你一個重生的機會,免費助你戒毒。」因著這個廣告,他滿懷疑惑地來到晨曦會。牧師告訴他:「不靠藥物也不靠打針,我們是靠著相信耶穌基督而幫助你戒毒」。

一直幫助黃寶輝的是劉民和牧師。他說:「黃寶輝剛到戒毒所的時候,逃跑了四次。戒毒所的弟兄們在山上找到他,跪下來請他留下繼續戒毒。這一切終於使他明白‘耶穌基督就是愛’。這愛感動了他,幫助他戒掉了毒癮,也挽救了他。」

今天的黃寶輝,已經獲得了新的生命。他說:「以前別人怎樣幫助我,今後我就要怎樣幫助別人。」他和太太毅然決定離開繁華的大都市臺北,來到落後貧窮的泰北山村,為的是把神的愛延續下去。(黃寶輝傳道目前是台灣差派到泰國晨曦會的宣教士。)

案例二: 板正明年 青的時候充滿了理想,希望為國家盡一分力。十八歲的時候,他在緬甸當兵。一次,他患上了感冒,由於藥物缺乏而改用鴉片治療,不料卻因此染上毒癮。為了換取 毒品,他不惜冒險把部隊裏的武器和軍糧偷偷變賣。在軍隊中,他犯的是死罪!東窗事發之後,他被關進了監獄。經過一段鐵窗生涯之後,他逃出了部隊,招了六個 人當起了土匪,搶劫、吸毒、販毒無惡不作。一個保家衛國的軍人,竟然淪為禍害百姓,成為十惡不赦的惡霸!

其 後他開始接受福音戒毒。戒毒的第三天,他感到忽冷忽熱,仿佛被無數利針刺著,又像被螞蟻鑽咬一樣。他痛苦難當,大喊大叫,想要逃走。傳道人立即為他禱告, 向他作見證。說來奇怪,禱告完了,痛苦就頓時減輕。不過,兩小時後,毒癮再度發作,痛苦比以前更厲害。傳道人又趕來為他禱告,禱告之後,他又奇跡地好了過 來。從前是無神論者,不信神的板正明,開始相信這位救主耶穌基督了。他切實地經歷了禱告的能力,從此他懂得凡事禱告,凡事求神。

終於,板正明把毒癮戒掉了,獲得了新的生命。在人生的道路上,他再次追尋新的夢想。最後,他沒有離開戒毒中心,他選擇留在那裏,與毒品打一場更艱辛的戰役。他成為這個戒毒中心的同工。(板正明老師目前是泰國晨曦會同工。)

案例三: 結婚三個月後,銘雙被 我(他的妻子)軟硬兼施地送到晨曦會戒毒,至今已有五年之久。曾經因為吸毒,銘雙無法顧念我的需要、我的喜怒哀樂、我的一切一切;但是現在,因著上帝的救 贖,銘雙對我的一切一切卻有著最細致的關愛。由於我天生氣喘,一發作就必須使用支氣管擴張劑,才能稍感舒坦,而糊塗的我,每 一次總是要到發作時才心急的尋找擴張劑,因此銘雙會細心的把擴張劑放在我隨手可得的地方,並且會嘮嘮叨叨地叮嚀我幾句;雖然有時我會故意不聽話,與他杠上 兩句,但卻深深知道我在他心中及生命中所佔的地位。

銘雙,謝謝你!謝謝你讓我擁有愛與被愛的幸福;謝謝你讓我可以享受為人妻子的喜悅。甚願我們時常數算主恩,在主裏彼此相依相合,因著主而滿足喜樂。(吳銘雙弟兄是晨曦門訓第六屆畢業生,目前在晨曦會服事。)

見證福音,能力充沛
劉牧師被邀請為加拿大溫哥華差傳大會2005年專題講員之一,我有機會採訪他並在華人信義會聆聽劉民和牧師的證道。他的證道滿有生命力及聖靈能力,神的道透過他活生生的生命經歷,把福音的大能,強而有力地流露出來,會眾無不受感,我也多時流下感動及感恩的淚水。是的,神的愛是多麼地奇妙,偉大無比。

他的愛及恩典的確在人的軟弱、無奈及絕望中顯得完全。福音的能力透過人的認知、悔改、順服、堅信而徹底改變,釋放那些多年被罪惡捆綁的吸毒者,神的愛就是在人如此背叛的時候,透過基督為我們死而顯明出來了。

以下是一首代表他們心聲的詩歌,名《恩曲》:
無數苦惱全隨浪水逝去,
樂意高歌心中惡盡除。
忘掉往日往昔淚,今救恩在心內,
上帝恩典一生永伴隨。
曾落泊失意流離在惡夢裏,
幸救主施恩典庇佑時。
迷路漢現已醒悟,今救主在心內,
願與君共唱恩曲千千句。
常立志將救主愛頌唱時時,
常願意分享基督無遲疑。
唯望信、望、愛俱在,將救恩藏心內,
邁向前路有主愛永伴隨。
(互愛詩歌精選)

他們曾經歷生命幽谷、死亡泥沼、罪惡深淵,他們掙扎的生命,雖然軟弱,但最終卻彰顯出上帝的慈愛及全能。上帝已將淚水化做彩虹,將苦難化為祝福,他們能絕處逢生,乃因福音的大能。他們的見證及歌聲,一句句鼓動人們的心扉,令人聽了不禁流下感恩及歡樂的淚水。

台灣晨曦會所唱的詩歌中,其中一首是我最為感動,歌詞如下:
我帶著使命向前走,要喚醒吸毒的朋友,
縱然流血的時候,我也永遠不回頭,
我帶著異象向前走,要看到戒毒的宣教,
將福音傳遍世界每角落。

是的,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福音能釋放一切被罪惡被毒品所捆綁的人,凡口裏承認,心裏相信的人,都必蒙主恩,必得自由,在基督裏成為新造的人。


編者:有需要幫助的讀者可直接與台灣晨曦會聯系:電話:886-2-29270010;傳真:886-2-29252244;網頁:www.dawn.org.tw;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這個email住址已經被防垃圾郵件程式保護,您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 本文資料來源:
1、“流氓和牧師”《恩雨雲彩見證集》(加拿大:恩雨之聲出版,2002年1月版)。
2、《晨曦之光》117期及119期(台灣:晨曦之光雜志社,2005年)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無論是生是死

September 1st, 2009 Comments off

                   盧林麗娜

熱.忙.消瘦

98年夏,香港回歸後第一個夏天,天氣特別炎熱。家龍的工作似乎比平日忙,人也似乎比平日消瘦了點。8月,教會為朱裕文牧師舉行歡送會,家龍代表執事會上台致辭。當天晚上,吳朝立醫生來電說,他和吳太在台下看,覺得家龍瘦了許多,提議他到醫院檢查一下。不忍相告還記得那個星期五傍晚,家龍拖著疲乏的身軀下班回家,我問他驗身結果如何。「沒什麼,只是星期一還得去抽骨髓。」家龍輕描淡寫的答,眉宇間有一抹似有還無的奇怪神色。待家龍和兩個孩子上了床後,我翻查家中的醫學書,看看有什麼病—特別是腫瘤科的疾病—需要抽骨髓驗證,卻沒有特別發現。我和家龍結婚二十年有多,有事他總不會瞞我。也許是我多疑了吧。接著的星期一早上,我陪家龍去抽骨髓。離開醫院時,已接近中午。難得只有我們兩人,我倆享用了一頓稱心悠閒的午飯,然後乘車回家。甫踏入家門,剛脫下鞋子,電話就響起來。「醫生要我馬上進醫院。」家龍放下電話後說。在計程車上,他握著我的手問:「你可會怪我不早些告訴你?」我輕輕搖頭,心裏暗嘆:「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只怕我惱你?」「我好幾次想跟你說,但一看到你和孩子的笑臉,就不忍心開口。」這病可治得好?家龍躺在病床上,當值的女醫生絮絮叨叨的講解他的病情,儼如主持小型講座。家龍患的是CML(Chronic Myeloid Leukaemia慢性骨髓白血病),俗稱血癌;常人的白血球指數低於10,家龍的白血球水平高達300……根據統計數字,百分之五十的病人過不了三年,百分之八十的病人捱不過五年……治療方法有三:第一是服用藥物,降低白血球指數,基本上治標不治本;第二個方法是打干擾素,可望延長壽命三至五年;第三個方法是進行骨髓移植,這個療法最徹底,風險也最高……聽著聽著,我像是海面上的一個空瓶子,大量數據、資料如潮湧至,把我推撞得暈頭轉向,但我內裏卻是空空的。孩子放學回來,我把他們帶到醫院,只跟他們說爸爸的血有點毛病(我和家龍有共識:先整理好自己的思緒,然後才把詳情相告,免得我們傳遞給孩子的,只是混亂和失措)。回家途中,十六歲的女兒憂心忡忡的問:「爸爸的病可治得好?」我正躊躇該如何回答,剛升上中學的兒子搶著說:「當然治得好!」我小心翼翼的選擇字眼:「有些病只要吃藥、打針、做手術,很快便會好起來;有些病卻是慢性病,必須長期接受治療,控制病情。爸爸的病屬於後者。」那天晚上,我獨自跪在床邊禱告,只開口說了一句:「親愛的天父……」便接不下去。我在神面前靜默良久,欲語無言,欲哭竟亦無淚。無論是生是死第二天靈修,讀到腓立比書第一章第二十節,其中一句話深深觸動了我,在我腦際徘徊不去。我跟家龍分享,他告訴我,簡牧師和劉姑娘到醫院探望他,為他祈禱的時候,也引用了這句話:「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獲悉患病後,家龍沒有抱怨過半句。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我的生命本來就屬於上帝。」他惦掛的,倒是我和孩子日後的生活。住在醫院的第二天,他急不及待要跟我談的,不是治病的事,而是他先後買的兩份保險……我遽然驚覺,這個從來不懂花言巧語的男人,一直默默地為妻兒付出一切。家龍不止一次對我說:「你看,神待我們挺不錯吧。祂讓我們有時間作準備。」護航天使98年11月,李非吾師母從加拿大返港探親。她知道家龍患病的消息後,建議我們找幾個相熟的朋友,組成支援小組,定期相聚祈禱。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聚會,李師母提醒我們三點:第一,神是大能的醫生,我們可以向祂求醫治,祂若願意,必能治好家龍的病;第二,神有絕對的主權,醫治還是不醫治,最終由祂決定;第三,即使神不醫治,祂自有美意,祂必按祂最好的旨意答允我們的祈求。從那天起,這個祈禱小組就成為我們的守望天使,陪伴我們一起踏上漫長的、暗湧橫流的抗病之旅,沿途護航。選擇療方一直以來,我和家龍抱著相同的信念:我們不會為了求醫治,而「藥石亂投」。無論是什麼療法,我們都會先禱告,心裏有平安,才正式採用;我們不想走在神的前頭。在留醫期間,及至出院以後,家龍一直只是服藥降低白血球指數。至於打干擾素和骨髓移植,由於影響深遠,我們不敢輕舉妄動。我們去聽講座,找資料,跟醫生討論,與支援小組反覆思量、祈禱……初步的結論是,無論做不做手術,也待女兒會考完後才談,當急之務是先調理好身體。有朋友給家龍介紹一位擅長推拿的中醫,他覺得不妨一試,我卻拿不定主意,總覺得中醫之術太過玄虛,不知是否「正路」,遂暗暗禱告:「天父,假如家龍應該繼續看這位中醫,求祢叫我們看見明顯的果效。」兩個星期後,家龍到醫院復診,醫生一摸,竟然發現原來發大的脾臟(這是白血病的徵狀之一),竟然縮至正常大小。自此,家龍每星期去看中醫;半年後,體重回復病前的水平。我們覺得,還是不變應萬變,打針、做手術等計劃暫且擱置。讓我們一起禱告到了我們決定把真相告訴孩子,我才深切體會開口之難。聽到家龍首次詳細披露病情,兩個孩子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兒子垂頭盯著桌面,女兒默默流下眼淚。我們對孩子說:「不要難過,讓我們一起禱告,求神醫治爸爸。我們不知道,爸爸的病最終是否好得了。無論結果如何,我們相信,神總看顧。」我們又告訴孩子:「即使患病,仍可積極、樂觀地生活。過去這段日子,爸爸有病在身,但你們看他,不是照常殷勤工作,敬畏事奉神,開開心心的過每一天麼?」我們一家四口圍著飯桌祈禱。禱告完後,兩個孩子抬起頭來,臉容明顯舒緩了。01年初,農曆年假前夕,家龍驗血首次發現百分之十的壞細胞,極可能是病情惡化的先兆。屈指一算,家龍發病已兩年半,難道真逃不過三年這一關?我心裏亂作一團,不知該如何祈禱,腦海裏忽然冒出這句話:「你想求什麼,就如實告訴神吧。」我和家龍叫齊兩個孩子,簡單直接地求神:「天父,求祢叫壞細胞消失。」三天假期結束,家龍再去驗血,翌日報告出來,壞細胞一項呈「陰性」(negative);一星期後再驗,結果仍是陰性。壞細胞消失了,在短短數日間消失了。除了祈禱,我們沒有做過別的。賺了五年今年初,家龍跟我商量:「到了暑假,便滿五年了。好不好寫篇文章,讓人知道神怎樣帶領我們經過這段日子。」五年,說長不長,說短可也不短。當年剛踏入中學門檻的兒子,暑假後將升讀預科;女兒則早已跨越中學,明年快大學畢業了。五年來,家龍照常上班,沒有打干擾素,沒有做過手術,只是每天服降低白血球的藥,每星期看中醫一次。旁人看不出家龍有病,但事實上,他的白血球指數隨時會失控般飆升,他的病情隨時會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急轉直下……神的恩典卻托住了家龍,叫他的生命如輕舟般飛渡激流的歲月。主診醫生對家龍說:「你可算賺了五年。」我們賺了的,何止五年的時間,還有對生命的再思、對親情友情的更深體會、對實踐信心的切身經歷……我們盼望,還有第二個五年。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七日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瀕臨死亡 神醫治了我!

August 31st, 2009 Comments off
呂妙玲   
患了第四期胃癌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醫生證實我患了第四期胃癌,而且癌細胞已抗散到盤骨。當時我的身體很瘦弱,祇有八十三磅,皮包骨似的,一日要食八粒Tylenol 3強力止痛葯,才可減輕非常劇烈的胃痛;而且通常吃了東西兩、三小時後便會嘔吐。腫瘤科醫生認為,我可能支持不了廿四次的化療。加上驗血後又發覺,紅血球 的數目祗得正常人的一半,根本不能開始化療療程;於是醫生安排了我接受善終服務的輔導。
捨不得患病媽媽
當時我真的以為,很快便要回天家去;但我仍深信天父是創造萬物、掌管明天的主宰,祗有祂才可以作人所不能的事,祗有祂才可以幫助我。我求天父憐憫我和患有 柏金遜及老人癡呆症的媽媽。我禱告說:「天父,我並非留戀這個世界,而是真的捨不得媽媽,所以求你給我時間去準備。」感謝天父聽了我的禱告,並答應我的懇 求,而且賜給我的,更是超過我所祈求的。

完成整個化療程
經過差不多一個月中西醫的調理,在十二月底,紅血球數目回復正常。結果在二零零五年的一月至八月期間,接受了整個療程(廿四次)的化療。當中,感覺到天父 時時刻刻都在看顧我。雖然身體受到很多化療副作用帶來的痛苦,但奇妙地內心卻充滿了一種很特別的平安和喜樂。天父用了最好的良葯來醫治我,聖經說:「喜樂 的心乃是良藥。」(箴言十七章廿二節) 。天父就是這樣,助我渡過一次又一次的化療。

現在我的癌細胞已受到控制,體重漸漸增加,胃祗是間中有些微疼痛,但完全不需服食止痛葯,胃口不錯,血液又正常。我竟能與媽媽慶祝完一個又一個的聖誕節和新年,我非常珍惜和她見面的時間。

送媽媽入護老院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日是我最痛苦的一日,那是我要把媽媽送入護老院的最後限期。當時醫生認為我的身體很弱,就算做化療可以支持得住,但肯定沒有照顧媽媽的 能力,所以醫生催速我把她送入護老院。其實,媽媽一向很怕入住護老院,我亦答應過不會送她入去;現在卻要我這樣做,深覺難過,很對不起她。在護老院內,見 到媽媽的眉、眼和嘴吧都向下垂,而且又不肯吃東西。雖然她沒有說話,但是我知道她很不開心,見到她這樣,我也很心痛。

後來當我接受化療,開始感覺到那些副作用真是厲害時,才明白到自己實在沒能力照顧媽媽。全知的父神早就為我做了這個安排,好讓我可以用盡全力去對抗癌病,而媽媽生活上最基本的需要又得到保障。這是神給我母女倆的恩典。

手足和好憤怒消
在過去照顧媽媽的十年當中,我一直沒有理睬我的兄妹,因我們在這問題上有很多爭拗,我以為今生今世大家都不會有和好的機會。但因為我的病,天父竟把我們再 聯繫起來,祂奇妙地消除了我心中對兄妹的憤怒,再觸發起我們手足之情,並提醒我們要互重、互諒、互愛和互助。為了令我可以安心養病,以及讓媽媽在護老院可 以住得更舒服,他們聘來了一日兩更的私家護理員去照顧她,且時常去探望及協助媽媽。比起最初的時候,媽媽適應了很多;而我就有更多時間去親近神,回到教會 敬拜、讀聖經、聽聖詩等。這也是神給我和媽媽的另一奇妙恩典。

主的恩典夠我用
神的信實,正如祂所說的:「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耶利米書三十三章二至三節) 。另在以弗所書三章廿節也這樣說:「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在這個病裏,神令我經歷到很多人的愛,包括教會的信徒、自己的兄妹、親戚、朋友、同事、同學和鄰居。他們的愛護、關懷、慷慨、細心的照顧及幫助,使我得到很多安慰和支持,給我加添了很多力量去對抗癌病,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有天父的大愛、大能和恩典,我覺得癌病是福。無論將來怎樣,我們做神兒女的,都有永生的盼望,我始終可以和媽媽在天家,永遠在一起。

祂(主)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輭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九節。在我這個生病的日子裏,天父就是叫我親身經歷祂的恩典夠我用,今後必然對祂更加信靠。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神掌管我生命!

August 31st, 2009 Comments off
鍾黃秀卿   
有很多屬於自己的事,連自己都未必知道,例如我們有多少根頭髮,也非我們所能知。點數它?是我們能力範圍以外的事了! 感謝神,聖經卻告訴我們:「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神數過了!」 無意間現肺癌
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我與外子同去見家庭醫生,要求她為我們填寫一份健康證明,這本是一份例行的表格;兩年前,她也曾為我們填過一份同樣的表格。沒想 到,家庭醫生竟不作考慮,即時叫我夫婦倆去驗血,跟著轉過頭來,單對我說:「鍾太太,你去照肺啦!」就這一句簡單的吩咐,我就照肺去了!

第一次的肺片顯示出我左上邊的肺葉有陰影,於是再去照第二次。問題還在,於是在零四年一月二日,便往醫院做CT素描;結果顯示那陰影很有可能是一個腫瘤,更有可能是一惡性的腫瘤—癌。

割除問題組織
雖然有很多人批評現今卑詩省的醫療制度有諸多問題,但感謝神「主坐著為王」。我在一月九日去家庭醫生處看報告,十日後就去看一個肺外科手術的專科醫生。由 於我成長的背景、生活習慣、工作環境等,表面上都不會導致我患上肺癌。於是在接見專科醫生一星期後,我也做了其他與肺部有關的疾病測試,結果顯示一切正 常。

由於患處不宜做切片檢查,若然想確定是否惡性腫瘤,唯一的方法就是動手術,且可把有問題的組織割除,再加以化驗便知究竟。雖然只有三份一的機會是肺癌(可能是我在不知的情況下,患了肺炎及後痊癒留下的陰影,但也有可能是良性或惡性的腫瘤)。

神賜十分平安
起初專科醫生提議方案有二:一是按兵不動,靜觀其變;二是動手術把它割掉。在一月三十日致電專科醫生後,我決定做手術。二月廿六日我被推進了手術室,並把右邊最上的一塊肺葉切除,經化驗證實,是第一期肺癌。

由於我的身體一向都很健康,由未發現癌細胞到切除,生活都沒有異樣,也沒有半點兒不適,更沒有咳嗽,故很多人都說我真是「幸運」。其實,我的「幸運」背後,是冥冥中有一位主宰在掌管著萬有呢!

由肺片發現有陰影直到手術完畢,心中都實實在在享受到主應許的平安。我並非「無知」才不驚慌,其實在此之前,我特意買了一本有關肺癌的書來細讀。同時,在我做手術後,也看到有人因癌症而突然離世;但感謝神,知識與實情不但沒有奪去我的平安,反而加增了我感恩的心。

禱告求能安睡
做完手術後,一直困擾我的問題是不能入睡,即使睡著了,也很容易驚醒,每天只能斷斷續續的睡三、四個小時。有一次去見醫生告之實情,希望從她那裏得到一些 幫助;那知醫生以很專業的口吻指出,我睡不著是因為心裏不能接受自己有癌症;雖然從外表看我很平安,然而,在骨子裏心中卻充滿憂慮。那天晚上,我就為此事 禱告:「主,別人說我裏面沒有平安,以致睡不著,但我確知我心中有你所賜的平安,求主今晚夜就叫我睡得著,以堵住別人的口。」短短的禱告後便睡著了,一覺 醒來時,已是早上七時了!

神早已有預備
為了幫助肺功能的恢復,我每天便在後園作呼吸運動。本來並不懂得怎樣才是正確呼吸的我,卻奇妙地在零三年初,不知怎的參加了一個合唱團,逢星期六早上練歌,就這樣,我便因而掌握到呼吸的技巧。回想起來,除印證了神的全能全知外,還看見祂的預備與帶領。

記 得剛離院返家的一天晚上,兒子正替我上網報EI。手續過程很繁瑣,填到最後一頁時,傷口突然很痛,痛得連呼吸也困難;申報也只得終止了。 躺回床上,心想長夜漫漫,何時才到天明!感謝神,就在心神煩亂時,「耶穌愛我,我知道,因有聖經告訴我」這首兒歌的歌詞,不知何時在我腦中出現,主的安慰 比蜜更甜,我仿佛嬰孩躺在母親懷中,悠然進入夢鄉。

購入危疾保險
零三年初, 我在不同場合接觸到「危疾保險」的資訊。當初我斷然告訴自己,這種保險對我沒用;被包括在其中的二十多種疾病,看來都不會發生在我這個身體健康的人身上。 但不知如何,購買這類保險的意念,卻不斷地在我裏面浮現;終於在零三年六月為自己買了「危疾保險」。想不到在零三年十一月中,該份保險便發揮了賠償作用。 當我還在為自己的健康自誇時,認識我的神,更瞭解我的需要。感謝神的供應!

信神無懼死亡
最近,有機會和一位癌友分享在病中的經歷。那位朋友問了我一個從來沒有人問過的問題 :「有沒有想到你的癌病日後復發時,你會不會那樣幸運呢?你害怕嗎?」是的,癌病真像體內的一個計時炸燀,沒有人知道它何時爆發;但這又如何?豈不知是神 掌管人的生命嗎?「我不怕。因為我認識我的神!」這是我當時給他的答覆!

詩篇29:10「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失去复得的喜乐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第一次有人在我身上——抢去手袋……. 那一天下午我截了一部的士,上唐人亍宣道中心开会.  的士司机所走的路是很小路,凸凹不平的路.  很快地到达目的地,我预备好的士的钱握在手中,突然有一少年人在我前头的窗口伸手过来,要开我的门锁,很快的动作,我正思索间,他作什麽的时候?我立刻用力打他的手,但巳太迟了,他巳开启我的车门,跟着就拉着我手袋的带子,拼命地拉,断了,手袋被抢,我心中只想一想…..不能这样被他抢去,因几样重要的东面,身份证,提款卡,车执照.我一定要追回来,於是我立刻从的士里跑去追他们,然后想到要大喊”抢野啊!”我看见有三个少年人走,我在后面追,突然三个人不见了,我走到一间屋子前,心中觉得他们是跑了进去,我就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很快就有三辆警车先后到达,我在那个时候开始哭很激动地告诉警察被抢的经过,他们给我纸巾,一杯水和一张椅子坐,抚平我激动的心,我很感恩,警察要求我要去警察局报案,但我坚持去找同工们,他们正在唐人亍宣道中心等我,我需要交待一切.由於我的坚持,他们只好用警车载我去宣道中心,在车中有一位警官安慰我,你要感谢上帝,你设有受伤.ス你要感谢上帝,你设有损失金钱.真的,上帝藉着他的口安慰了我.

 当我到了中心,分享了被抢的经过,同工们和弟兄姐妹很同心地为我祷告,交托给我们所相信的上帝,更有一位牧者陪同我去警察局,ヌ有二位女警陪着我们去作记录,到了警察局,一进到办公室,我看见我的手提袋,和我的东西都在桌子上,”哇!感谢上帝.”失去复得的喜乐真是上帝的恩典,我想到了上帝为何说:  一个失而复得的罪人,连天上的天使都要大大的欢呼!”我很感恩,上帝感动了那人的心,拾回我的东西,送到警察局去,这是需要冒险和勇气,这是上帝的作为.  那人留下了地址和名字,我们想应该去找他说声谢谢.  当我们按着地址找他时,那地方正是我被抢的那一间屋子,我们就却步,不想找他了! 有几件要感恩的:  正如保罗说:  “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1. 警察与路人的关心.  2.警官的安慰.  3.警察乐意帮忙去找宣道中心同ヱ们.  4.同ユ们同心合意的祷告.  5.那路人送回我的手提袋,失而复得.  5. 能摸着上帝的心,祂說 :  “若罪人能回到上帝的国里. 连天上的使者都欢喜快乐”.    6.叫未信主的人惊奇,这是上帝的作为.  有人说:谁愿意送去警察局,只有傻子才会这样作.  感谢上帝, 祂是掌管一切事的主, 旡論是好事和不好的事o 只有感恩. 陳丽珠师母寫於利马 (2006年11月)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燦爛的生命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陳麗珠   
 燦爛的生命陳麗珠「人生如朝露」─去年我時常在朋友面前說這一句話,何謂人生,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是不是在相片中看到的笑容是最快樂呢,抑或祇是短暫的痴笑呢,朋友,你盡管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勇氣,歡笑聲盡在你耳中鳴響,但你有沒有想過人生的真諦到底是甚麼?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我不斷追求真正的快樂,我想盡辦法使自己開心令自己快樂,於是在校組織了騎單車、野火會,聖誕舞會、新年大食會、橋牌會等等。由朝到晚,都不在家,因我想這些活動可以使我快樂,但每次之後我便覺得空虛、寂寞了,想起了生存是為了什麼呢?天天如是所得到的是什麼呢?孤獨、悲傷、憤怒等又重新包圍我了。有一天友人特打電話給我說今晚有空中主日崇拜,於是我從空中傳福音聽到了一句說話:「你活著是為了耶穌基督」。我聽了之後覺得非常的荒謬,因生命是你的妳如何為主而活呢?你又不是聖人,於是我便去找尋這個答案,一來是眩耀一下自己的思想,二來是想清楚一點其中的奧祕。所得的是糢糊的答案,反得來以下的評語:你是一個固執的人,不是神不揀選你,而是你拒絕祂,或者是,祂永遠是等候你的,但至少我否認這說法,因我小學時很想受洗(我在天主教學校唸書)但遲遲都沒有機會給我,於是我懷疑祂,因我認為自己是一個熱心的教徒,每星期天去望彌撒,有時沒事做都帶妹妹坐在聖堂裡唸經等,故我認識祂有六年長時間,每當我有困難時,我便求助祂,但沒有一次祂聽我禱告我對祂灰心了。於是產生無神主義的思想,一直盤據在我腦子裡,我且想盡辦法去叫人不要作基督徒。來加後一直在孤獨空虛無愛、恐懼之中生活,使我一次又一次求助祂的幫助,但表面上祂沒有幫助我,反之令我更懷恨祂,我時常對自己說祂不接受我,不幫助我,而不是我不接受祂。直至最近,我才知道祂一直帶領我、愛我、使我悔改認罪,感謝主!祂選擇了這一個罪大惡極的我, 祂的愛使我這「硬心」溶化了,現在我知道以前的我,是被世界之王所使用,而我一直為它工作,為它而活,使我生活如浮萍一樣,無所依靠,直至最近,神一直啟示我,應要悔改,故有一日我求主耶穌將撒旦趕走遠離我,那時我不知為何如此迫切地求,我這樣禱告:主啊求祢救我吧!我不要它,祗要祢,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神帶領我參加宣道會所舉辦的春令會,主題是愛的激勵在這數天中我不斷尋找我所需要的愛,感謝主因 祂告訴我什麼是愛,我在最後的培靈佈道會中─我願意將我這破碎的人生奉獻與主,讓祂修補以下是我的禱文,因而得救了:「我是一個罪人,我願接受基督是我個人的救主,我願意奉獻我的一切,我願為祢而活,我懇求祢、我仰望祢感謝祢,因祢是至高之主,滿有憐憫的神,啊!我這不配的祈求,乃是奉主耶穌基督之聖名。啊門」。禱告後在獻心會上,我便接納祂為我個人救主,我感覺到祂己在我裡面,我亦己在祂裡面,祂重生了我給我權柄,作神的兒女,而我亦感覺到祂時常安慰我、教導我、保護我、祂完全地赦免我的罪,將我釋放,我感覺到平安、喜樂和愛,感謝主!祂賜給我這白白的恩典,豐盛的生命,而我生活在神的愛中,沒有恐懼沒有憤怒和憂愁,祗有愛。祂完全改變了我,我像一個初生嬰兒一般,需要靈裡的糧食「神的話語」,我時時讀經禱告,使自己與神的關係更密切,更愛祂,因祂己先愛我。朋友,你知道嗎?這就是真正的人生了,真正之喜樂。這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祗要你誠心地求主,承認自己的罪那你亦可與我同享神的愛和祂豐盛的恩典。啊門。朋友,你是不是被世界之王控制呢?成為它們的奴役,你精神上是不是被「身陷重圍」「八面受敵」呢?在你實際生活裡,是否常有徘徊十字街頭,不知何去何從?徬徨在這黑暗的世界中迷失了方向,當你想突破,又覺無力,想找出路,卻遍覓無門的時候,請勿忘記有一位主一直伸出祂的手等候你,祂將你救出罪惡的深淵,祂會將你擁入祂懷抱之中安撫你,祂亦會帶你到一個嶄新的境界。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寫於一九七五年三月廾日轉載自渥宣10週年特刊。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新的人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陳丽珠师
  
每个人都有他的故事,这就是我的平凡的故事:让我用三种颜色耒分享我生命的色彩: 我小时候的家有许多人住在一起,除了我七位兄弟姐妹,我堂哥堂姐都住在我家(5,6位)总共12,13人左右,很热闹,但我一点都不快乐,我就用”灰色”耒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唔!我巳经很会想,想人生的问题,我记得我去学校,我要坐船去香港仔的小学,当我坐船时,我会想我好像诲上的垃圾飘来飘去,我几时可以安定下来,或我就如垃圾没有价值吗?ヌ想到我为什麽活呢?灰色….没有答案,我想你我都怕鬼,我少时候最怕鬼,常常有被鬼压的感觉,我会作什麽呢?我会念经……..因ふ学是天主教的学校,学会念经求许多的神帮助我,有天主,有马利亚,有主耶稣还有天使….但不知道为什有如此多神,那一个才是真的………灰色. 至於家人的关系,我很少讲话,因为我喜欢想,不喜欢讲,因为认为自己是一个不会讲话的人,常笕得自己很笨?!因此,我在家中存在或不存在也对他们来讲是不重要的,我常偷偷的哭,我常哭,……….甚至很想死,为什麽没有人爱我,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我不爱自己,………..这是我的灰色. 到了少年期,我还是如此孤独,没有朋友, “黑色”耒代表那个时候我的人生,因妈妈离世,他去那里,?..我记得当医院打电话来告诉我,妈巳死了,我当时不相信,弄错别人,是别人………..不是妈妈,直到医院的人把一个人从殓房推出来,打开白布的时候,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冰冷和硬的时候,我才流下眼泪,真的她巳经离开了,………..我真的相信了,她永远的离开我了………..黑色….她去那里!人死后去那里?我想起天主教的教导,有天堂和地狱,她还没信主,她在地狱里吗?少年期是有很多愁,愁感情的事,愁读书,我两样都有,我觉得不美,…愁…,更愁的,读书不好,我常活在发白日梦,幻想自己如何利害,科学家也作了,运动家也作了,有游泳,排球啊,赛跑啊!想作什麽就作什麽?我就是如此的生活,…幻想…伴着我渡过.成绩可想而知,….黑色…另外我面对中学毕业,我很怕,我好像站在十字路口….何去何从……走那一条路呢?….黑色.在偶然机会我可以出国,我心想我出国可能不一样,我可以重新再来,不要像从前那样生活,最低限度没有人认识我的从前. 事与愿违,一样,无变,胆小,害羞,不善表达,沉默寡言,,那个时候认识一位基督徒,他有邀请我去教会,我的反应冷淡,都是推说:无时间,要睡觉,……一次都不想去. 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信,是我的同学写给我,…….这封信改变了的一生,我就用….彩虹….来形容我的生活,信的内容,第一句话说:”我找到了”想起我们曾经在一座山上思想人生问题,我们有同感,发出一个没有答案的人生问题,就是…我们好像一直去找一样东西,又不知道在找什麽?唉!她在信中说!我找到了?第二句是…我已经成为上帝的儿女,…不可思议的自称,怎麽能够这样肯定呢?神的儿女….继续她鼓励我去教会就可以找到,我读完这信,我回信给她,…很肯定告诉她,我永远不会信耶稣的,有两个原因,(一)我不去找他,就找不到.(2)他不来找我,也找不到我…好了,不晓得为什麽我ヌ决定了自己找教会去了,….当时我是抱着质问的心去,不是真的想知道什麽?SHOW-OFF,无论怎样,神给我机会,他找到我,在一次的聚会,主题是…爱的激励…讲员用了主耶稣在十架上讲了七句话,最深刻的一句好像对我说.父啊,赦免丽珠的罪,因为他不晓得自己所作的,当时在我脑海中回忆从前的种种,主说,他要赦免我,我心中愿意接受他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就如此,我找到了……我开始了彩虹的生命….第一个改变,我找到真爱,主耶稣是我第一个爱我的神,我爱我自己,第二个的改变,心中充满了喜乐,涌自心底,并不是因为有了一百万,乃是因为神赦免我一切的罪,第三个改变,我不再胆小害怕,我也不知道原因,只知道我有平静的心,第四个改变,我不再活在幻想中,我接纳自己的无知和有限,第五个改变,我会讲话了,不是因为我口齿伶俐,是因为我要告诉人上帝爱每一个,就好象他爱我一样,还有还有很多的改变,就好像彩虹,多姿多采的人生…..有一句话要送给大家的,上帝说————-若有人在耶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巳过,都变成新的了———–新的人.你也可以有这样的经历.
Categories: 彩虹見證

媽媽的心聲: 浪子回頭見神恩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PDF 列印 E-mail
陳林麗桃   
一對宣教士的兒子竟然拒絕再去教會,且表示不相信有一位真神;作父母的雖然痛心但並不灰心,每天為他祈禱。經過兩年,浪子回頭,肯重新回到神面前,令父母喜不自禁,感恩不盡。

兒子拒絕再去教會
約兩年前,我和丈夫健良被接納成為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的會員後不久,有一次正預備在母會的英文堂中,分享我們的宣教事工及需要;但大兒子俊光竟就在當天早 上,告訴我們他再不要上教會了,並把他的聖經退回給我們。我們知道是撤旦作的工,當時感到極之難過,更是不知所措。

返到教會後,健良坐在教會禮堂前排的坐位上,面對著十字架,眼淚禁不住淌下來。他心想:我們正準備出外宣教,但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返教會;心中既難過又沮喪,深感不配為神的工人。但感謝神,祂藉著詩歌來安慰和鼓勵,使我們能夠再一次仰望及倚靠神。

不相信有一位真神
從此,我們每天早、晚都為兩個兒子禱告,求主保護、帶領他們,亦求主使用他們。其間,無論我們跟大兒子討論信仰方面的問題,或邀請他出席一些聚會,他都非常敏感,並直接的拒絶。多少次,令我們感到痛心及失望。

感謝神,我們失望,但並不絶望。夫婦倆繼續不斷為兒子禱告,找緊每一個機會,跟他們述說神對我們一家的恩典以及祂的奇妙作為,因這一切都是他們親眼看見,應是無可推諉的。

然而,在兩個月前,健良曾問大兒子俊光是否仍然相信有一位真神時,他斷然回答說:不信。可是,我們也已同時察覺到神的恩手正在他身上作工!

三個月前的一個晚上,俊光突然問我一些跟聖經中「路得記」有關的問題。他解釋說,這是學校的文學功課,於是我便跟健良陪他一起查考「路得記」,並為他找出一些他需要的資料。

父母宣教引以為榮
過了不久,在他申報西安大學(U. of Western Ontario)的航空及管理課程時,大學列出要求最好要有一些飛行經驗。後得同事告知「草原神學院」也有飛行課程,於是從網頁上查看,不料卻找到「飛行 夏令營」的資料。心想參加夏令營或許有助俊光申報大學。若是過往,他對一切與基督教有關的機構都非常抗拒,但今次他經過考慮後,竟欣然接受建議。

同一時間,大兒子也申報了「三一神學院」的飛行課程作為次選。當他填報表格時,被問及父母是否全職牧者或宣教士時,我便告訴他:「 對!我們是全職宣教士。」我發覺他,第一次引以為榮。

重返教會遇上好友
兩星期前,我們經禱告後邀請他參加一所英文教會的週六晚間崇拜。感謝神,他答應同往。足有兩年之久,他停止了聚會;這是他第一次重返教會!當晚,再一次見 證神的奇妙作為----就在我們下車的時候,俊光看到他的一位好朋友;早一天,他們才一起看過電影,如今居然在此間相遇。兩個年青人份外高興,並在禮堂裏 坐在一起;意想不到,當晚的兩位特別講員,把他們的宣教工作生動及有力地分享出來,十分感人。

崇 拜後,我們邀請俊光的朋友及教會的一位年青人一同晚膳。美味的食物和輕鬆的氣氛,令大兒子渡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數日後的星期天,在晚飯後,神給我們夫婦 一個感動,去跟俊光分享聖經的教導。健良告訴他:「神雖然給人自由意志,但作為父母親,我們有責任告訴你選擇離開神的後果。」丈夫亦提醒兒子,基督徒也會 犯錯,因為他們都衹是蒙恩的罪人。我們因信稱義、罪得赦免,全是出自神的恩典。」

開始再讀聖經禱告
再過了幾天,俊光告訴我有一對舊同學的父親,突然在睡夢中離世,他希望我們為這個家庭禱告。我藉著這個機會,告訴他人的生命,並不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俊光 的回應使我難以致信!他說:「其實我已在兩天前,開始再讀聖經,亦再禱告了。因我發覺聖經中的教導,跟爸爸對我所說的都吻合。」他還表示日後會嘗試多去崇 拜及參加青年團契。

俊 光是一個深思熟慮及有堅定意志的孩子,所以他當日決定不去教會,便鼓起勇氣跟我們說,結果真的沒有再去;同樣,今次他能說出自己會再去尋求神,我相信他已 下了很大的決心,也真的正在實踐他的承諾。接著的一個星期六及日,他都已和他的好朋友去教會;回家後告訴我們,他很高興。這一切的轉變都是神作的。

在我們快將出國宣教的時候,天父在祂預定的時間,把這浪子尋回,好使我們能安心工作。神啊!祢的信實廣大。除祢以外,還有誰我們可以把孩子安心交托呢?

《轉載自“號角月報”2006年5月

Categories: 彩虹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