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苦難靜思’ Category

經過水火

July 14th, 2010 Comments off

經過水火
賴建鵬

「 你 使 我 們 進 入 網 羅 , 把 重 擔 放 在 我 們 的 身 上 。 你 使 人 坐 車 軋 我 們 的 頭 。 我
們 經 過 水 火 , 你 卻 使 我 們 到 豐 富 之 地 。 」 ( 詩 篇 66 篇 11-12 節 )

暴 風 雨 具 有 極 大 的 破 壞 力 , 其 聲 其 勢 令 人 觸 目 心 驚 、 震 慄 。 我 們 遭 遇 之 苦 難
有 時 如 厚 雲 密 集 , 打 雷 閃 電 , 急 雨 傾 盆 而 降 。 暴 風 雨 來 臨 時 , 一 切 走 獸 生 物 及 人
群 都 設 法 尋 求 避 雨 , 心 中 不 好 過 , 心 想 雨 快 停 息 就 好 了 。

雨 能 使 大 地 清 晰 、 滋 潤 , 花 草 燦 爛 , 樹 木 枝 發 茂 盛 , 一 切 煥 然 一 新 。 狂 風 暴
雨 之 後 , 殘 樹 枯 枝 滿 地 堆 積 , 神 允 許 我 們 生 命 中 有 風 暴 , 因 它 能 除 去 朽 木 , 讓 枝
頭 新 葉 再 生 , 生 命 得 以 成 長 。 更 奇 妙 地 雨 後 顯 彩 虹 , 七 彩 艷 麗 的 彩 虹 是 象 徵 新 開
始 。

是 的 , 人 生 經 暴 風 雨 而 更 懂 得 珍 惜 生 命 , 貢 獻 生 命 。

在 痛 苦 的 經 歷 中 , 苦 難 有 如 水 火 一 樣 兇 猛 、 難 堪 。 但 如 何 從 其 經 歷 中 汲 取 靈 感 及
啟 發 , 那 就 要 看 「 受 苦 者 」 如 何 與 神 之 親 近 與 認 識 。 「 使 痛 苦 成 為 變 相 的 祝 福 」
就 是 詩 人 之 感 受 - 「 經 過 水 火 , 你 卻 使 我 們 到 豐 富 之 地 。 」

「 馨 香 沒 藥 」 的 主 人 翁 , 失 明 牧 師 喬 治 ‧ 馬 德 遜 曾 如 此 禱 告 :

「 主 啊 ! 我 為 了 玫 瑰 的 刺 感 謝 你 。 」

風 雨 , 是 為 了 清 洗 我 身 上 的 塵 沙 ; 黑 夜 , 是 為 了 讓 主 的 光 更 明 亮 。 誰 能 忍 受 主 的
管 教 , 誰 就 得 到 祝 福 ; 誰 願 經 歷 水 火 , 上 帝 就 帶 他 到 豐 富 之 地 。

上 帝 這 麼 做 是 有 目 的 的 ─ ─ 上 帝 在 熬 煉 我 們 。 祂 將 我 們 放 置 在 燒 杯 中 , 學 習
忍 耐 、 溫 柔 、 謙 卑 、 憐 憫 , 以 及 其 他 我 們 人 性 生 而 未 現 的 美 德 。 邁 爾 ( F. B.
Meyer ) 說 :

「 生 命 最 終 的 目 的 不 是 做 了 什 麼 , 而 是 變 成 什 麼 。 」

為 了 這 個 目 的 , 我 們 每 天 都 被 上 帝 操 練 。 正 如 銀 子 被 火 熬 煉 一 般 。

熬 煉 的 過 程 或 許 痛 苦 , 但 不 至 於 將 我 們 毀 滅 , 因 為 上 帝 就 坐 在 火 爐 旁 邊 留 意
火 焰 的 大 小 。 祂 不 會 讓 火 焰 大 到 超 過 我 們 的 忍 受 極 限 , 這 火 焰 乃 是 使 我 們 得 著 益
處 。
苦難,為什麼?
賴建鵬

因 為 殘 障 , 我 找 到 了 自 己 , 找 到 了 神 。 ( 海 倫 ‧ 凱 勒 )

有 些 基 督 徒 在 一 生 中 多 番 多 次 遭 遇 到 生 活 的 苦 難 , 他 們 好 像 聖 經 舊 約 中 的 約 伯 ,
患 了 「 忽 然 」 而 來 之 大 病 , 或 是 人 際 上 , 心 靈 痛 苦 至 極 度 。 同 時 , 這 些 苦 難 重 擊
不 是 一 日 半 載 , 而 是 長 期 的 伴 著 他 , 時 間 似 乎 是 無 了 期 。

這 難 免 使 自 己 或 在 他 身 旁 的 人 向 神 發 出 問 號 : 「 為 什 麼 ? 為 什 麼 是 我 ? 為 什 麼 是
這 時 候 ? 如 何 度 過 苦 難 ? 痛 苦 何 時 休 ? 」

當 你 看 到 一 個 女 人 被 病 痛 煎 熬 , 輾 轉 呻 吟 的 情 形 , 或 一 個 身 罹 絕 症 的 男 人 躺 在 床
上 待 死 的 景 況 , 你 便 會 感 受 到 什 麼 是 痛 苦 , 悲 哀 。 或 者 讓 我 帶 你 到 兒 童 醫 院 , 觀
看 那 許 多 因 身 體 畸 形 而 不 能 過 正 常 生 活 的 兒 童 。 又 或 者 跟 我 到 精 神 病 院 去 看 那 些
不 同 年 紀 , 不 同 病 患 程 度 的 病 人 。

上 面 所 述 說 的 都 是 受 痛 苦 折 磨 的 人 。 我 們 時 常 會 問 為 什 麼 ? 這 問 題 似 乎 是 沒 有 答 案 的 。

一 個 拄 著 拐 杖 、 其 貌 不 揚 的 青 年 有 很 多 朋 友 , 學 業 成 績 又 十 分 優 異 , 得 到 同 學 的
敬 重 。 同 學 問 他 致 殘 的 原 因 , 他 說 是 因 為 小 兒 麻 痹 症 。 同 學 追 問 道 , 他 那 麼 不 幸
, 何 以 還 那 麼 快 樂 ? 「 噢 , 」 青 年 笑 著 說 , 「 我 的 病 從 來 沒 有 損 害 我 的 心 靈 。 」

《 用 腳 飛 翔 的 女 孩 》 的 作 者 蓮 娜 . 瑪 莉 亞 , 是 先 天 性 殘 障 , 沒 有 雙 手 , 雙 腳 又 長
短 不 齊 , 反 而 因 苦 練 而 獲 得 國 際 性 游 泳 金 牌 , 且 在 音 樂 上 成 為 全 球 知 名 的 演 唱 家
。 她 面 對 一 般 人 無 法 體 會 的 艱 苦 , 卻 不 抱 怨 神 。 她 每 次 獻 唱 都 是 從 靈 魂 深 處 對 創
造 她 的 神 唱 出 最 真 誠 的 感 恩 , 令 人 聽 後 , 無 限 驚 訝 , 甚 至 感 動 落 淚 。

有 人 問 她 曾 否 因 苦 難 而 懷 疑 神 ? 她 說 : 「 當 然 我 也 曾 經 懷 疑 , 為 何 會 有 這 麼 多 苦
難 、 麻 煩 、 病 痛 和 阻 礙 , 也 質 疑 過 上 帝 怎 麼 能 夠 容 許 這 些 事 情 臨 到 我 的 身 上 。 我
並 沒 有 解 決 問 題 的 簡 單 方 法 , 但 也 許 是 因 為 有 了 這 些 折 磨 才 能 雕 塑 一 個 人 吧 ? 也
許 黑 暗 的 存 在 就 是 為 了 引 出 光 明 。 」 千 萬 人 在 她 感 人 的 生 命 故 事 中 , 得 幫 助 , 重
拾 生 命 。

《 哭 過 , 才 知 道 是 幸 福 》 作 者 李 知 宣 生 於 1978 年 , 畢 業 於 韓 國 梨 花 女 子 大 學 幼 兒
教 育 系 , 2000 年 讀 大 四 時 在 一 場 火 燒 車 意 外 中 全 身 55% 重 度 燒 傷 , 住 院 七 個 月 ,
歷 經 11 次 手 術 。 然 而 , 她 卻 告 訴 所 有 人 : 我 現 在 很 幸 福 ! 她 寫 道 :

「 我 嚐 到 以 前 不 知 道 的 上 帝 的 恩 典 和 愛 , 事 實 上 , 真 正 重 要 的 是 在 眼 睛 看 不 到 地
方 。 藉 由 我 微 小 的 痛 苦 , 感 受 耶 穌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痛 苦 , 也 感 受 到 祂 被 視 為 低 賤 的
罪 人 , 無 名 無 面 的 卑 微 者 的 氣 氛 。 如 今 , 連 過 去 的 種 種 痛 苦 也 讓 我 覺 得 很 珍 貴 ,
因 為 如 果 沒 有 那 份 痛 苦 , 我 無 法 像 現 在 一 樣 真 心 感 受 別 人 的 痛 苦 。 雖 然 我 的 右 手
變 得 比 左 手 短 , 又 活 動 不 順 暢 , 但 我 並 未 痛 哭 抱 怨 為 何 沒 有 保 留 我 的 右 手 , 反 而
心 存 感 恩 , 認 為 幸 好 左 手 不 像 右 手 一 樣 傷 得 那 麼 嚴 重 , 還 能 好 好 使 用 。 上 帝 也 守
護 我 , 使 我 對 導 致 我 嚴 重 受 傷 的 酒 醉 駕 駛 人 一 點 都 不 怨 恨 或 忿 怒 , 祂 使 我 的 心 能
夠 接 受 發 生 巨 變 的 生 命 及 臉 孔 是 屬 於 自 己 的 , 殘 障 只 是 不 方 便 而 己 , 絕 對 不 是 不
幸 – 幸 福 與 不 幸 並 非 以 殘 障 和 非 殘 障 為 界 線 。 如 今 我 坦 然 接 受 自 己 已 經 無 法 回 到
從 前 的 容 貌 這 一 事 實 , 因 為 我 非 常 明 白 上 帝 不 但 愛 從 前 的 我 , 而 且 仍 然 愛 著 現 在
的 我 。 」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苦難帶來神的使用

June 24th, 2010 Comments off
苦難帶來神的使用        

 

賴建鵬   
有時苦難好似雨水落下,困難好似蜜蜂沒有蜂巢,有時我們的船在海上飄蕩,帆已破損……,
有時,我們在十字下嘆息呻吟,
有時,祂在我們路途上種滿荊棘,
有時,我們的腳被尖石劃破,更難爬上山去,
有時,祂使我們的手臂不能動彈,但是我們若沒有試煉及困苦的經驗,就不會認識祂是奇妙的拯救的計劃。讓我像約伯那樣說:「祂知道我們的路,祂試驗我的時候,我就成為精金。」—選—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一個被神使用的人,他(她)必須有神「愛人及憐憫人的心腸」,具有這樣心腸的人,都 是先經苦難,才能對處於苦難的人發出共鳴,被他們接納及認同。他能與哀哭的人同哭,把自己的苦難感受、掙扎,並如何從主得力去安慰那些遭各樣患難的人(林 後一:3-5)。

筆者神學導師李啟榮牧師,中年喪子,悲痛愈恆,他在『事主上算』一書中,述及經過一番磨鍊以後,他在教會探訪事工中,特別重新得力,他的見証,使許多同工得到激勵。

以下是摘自從一篇「勝過苦難」作者方周的一小段有關苦難的見証:
『苦難、苦難,有人說你是一對孿生兄弟,因為有苦必有難,有難必有苦。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有的人一生受苦,卻常常喜樂?如果真是這樣,又為什麼有的人一生榮華富貴,卻時時愁苦?是什麼樣的人受苦卻有喜樂,又是什麼樣的人享福卻是愁苦。

知道苦難的根源固然有益,然而,知道如何在苦難來的時候勇敢面對,坦然處之則更加寶貴。我們沒有辦法逃避苦難,但是我們卻能夠勝過苦難。我們可以站立在苦難的肩膀之上,而不是被它踩在腳下。完全在乎你是一 個怎樣面對苦難的人。』

現 今我們面臨的一些事,實在是不能用我們那有限的知識與頭腦去理解。聖經有一節是這麼說的:「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糢糊不清(原文是如同猜謎)到那 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林前十三:12)。「神是公義的、善良的、全能的且充滿愛的神,為什麼愛 主的人常有苦難?」「又為什麼世上確有許多無辜的人們遭受種種苦難?」這些問題實有互相矛盾之處,令人難於理解。苦難是一種奧祕,是今生無法完全明白的。

「若是沒有壓搾,橄欖怎成為醫治的油呢?沒有苦難,怎樣彰顯屬靈屬天的喜樂呢?沒有暴雨狂風?怎能顯出寧靜與和平的安全感呢?」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攀越高峰

June 24th, 2010 Comments off
攀越高峰        

 

賴建鵬   
「神是從苦難的高原上選召祂的精兵。」── 司布真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杜甫2004年,台灣66歲的勇士洪明郎第300次登上了台灣的最高峰–玉山﹐創下「台灣第一人」的紀錄。洪明郎不認為是自己征服了玉山,反而體會到人類的渺小。「不登高山,不知平原的可愛」。少年時,曾讀過這句話,但總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含意。當我逐漸長大,經歷過許多逆境及重重打擊,也走過許多崎嶇坎坷的人生道路後,才漸漸體會這句話的含義。

人生有如一幅圖畫,當中有平原,也有高山。登高山要有很強的心願﹑毅力,和堅持到底的決心,深信這高山必會被我們所征服,這時,你的心必定充滿著喜樂﹑興奮與盼望。

要建構美麗人生的圖畫,不能僅靠美夢或理想﹐乃是要經歷千辛萬苦。沒有苦難,人生就像白紙一樣蒼白﹔沒有苦難,我們只是行走在千篇一律的平原上。因著苦難,我們就能以征服高山一般的精神﹐磨練出堅強的信心與鋼鐵般的毅力。

登山者不僅自己要有永不屈服的意志,更重要的是要與同行者彼此相顧、扶持。有人跌倒,扶他一把﹔有力不從心的,助他一臂之力,使他奮起,再接再勵向上攀登,大家共同向高山之巔邁進。

人在艱難中彼此鼓勵,互相幫助,還會成為知己,成為戰友,這時﹐登山的艱難路程就會成為喜樂之旅。

當我們登上高峰時,會感到與神更親近,享受與祂相交的甜蜜。在高山上,你會吸到新鮮的空氣,透過「高山」看人生,更會覺得平時一切可誇的,不過是空虛幻影。「人」在宇宙中不但算不得什麼,就連整個地球在穹蒼中也不過細如微塵。登上高山,人會變得謙卑許多。

宣教士羅海倫醫生Helen Roseveare把自己的一生 –「在家」,「在學校」,「在剛果」,看成是登山的旅程,她曾墜入幽谷,但這不僅沒令她喪氣,止步不前,反叫她腳步更穩健,向著另一個巍峨峻嶺邁進。是的!山外有山,我們還須再攀高峰。

若不經歷艱難困苦,我們的人生,就是平淡的人生。歷盡了攀登高山峻嶺得艱辛,我們的人生就成了卓有意義,有深度的人生。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世界有苦難

June 24th, 2010 Comments off
界有苦難        

 

賴建鵬   
苦難是各種宗教和哲學都無法逃避的主題,
各種信仰力圖解釋苦難, 但也無法給人一個圓滿的答案聖經告訴我們﹐神起初創造的世界本是美好的,但因人類始祖犯罪,懲罰和苦難便進入了世界。疾病、貧困﹑喪親﹑戰爭﹑飢荒﹑死亡…… 在主再來之前﹐無人能夠幸免。

苦難是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事。它可能來自心靈﹑人際關係﹑家庭﹑疾病﹐或生計匱乏﹔也可能來自民族﹑歷史的恩怨。有的苦難是神的審判﹑管教,有的苦難是撒但的作為。自然災害﹐如地震、飢荒﹐人為的過失或犯罪﹐政治﹑社會的不公,甚至不當的科技都給人帶來種種的痛苦。

神允許苦難存在﹐其中有祂美好的旨意。苦難能使我們更飢渴地尋求神﹐幫助我們除去眼前的迷障,得見神的恩光。一旦我們尋求祂﹐同祂有了親密的關係﹐生命便更有意義,也更加豐盛了。

信心的眼睛使我們看到﹐在苦難中我們並不孤獨﹐神同我們一樣痛苦。祂為救贖我們,親身擔當我們的罪與苦。「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賽五十三:4)

祂也是我們的楷模,教我們應當用怎樣的信心去效法祂經受苦難。

有些基督徒一生中多次遭遇苦難,好像聖經中的約伯,患了「忽然」而來之大病,或蒙受心靈的痛苦。有時﹐這些苦難的重壓不是一年半載,而是長年累月地伴隨著他 ﹐似乎了無終期,其苦難耐。這難免使他們自己或身旁的人向神發問:「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這時候?如何度過苦難?痛苦何時終了?」問題似乎沒有答 案。直到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才知道﹐神有更崇高、更重大的使命交與他們。

<用腳飛翔的 女孩>一書的作者蓮娜瑪莉亞患有先天性的殘疾﹐她沒有雙手,雙腳又長短不齊,但她因苦練而在世界殘障人運動會上獲得游泳金牌,且成為全球知名的歌唱 家。作為基督徒﹐她面對一般人無法體會的艱難,沒有抱怨神。相反﹐她每次獻唱﹐都能從靈魂深處對創造她的神唱出最真誠的感恩,聽後令人萬般感慨,淚不自 禁。

有人問她是否曾因苦難而懷疑神?她說:「當然我也曾有過懷疑 —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病痛、麻煩和阻礙﹖我也質疑過上帝﹐怎麼能容許這麼多事情臨到我身上。我沒有得到簡單的答案。也許是因為有了這些折磨﹐才能雕塑一個人吧 ﹖也許黑暗的存在﹐就是為了引出光明。」千萬人在她感人的生命故事中,得到啟迪,重振生命。

而傑出的殘障女士海倫‧凱勒是這樣說的﹕ 「是因為殘障,我才找到了自己,找到了神。」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信仰能力承載苦難

September 1st, 2009 Comments off
賴建鵬   

詩篇第十三篇

信仰不是給我們在苦難途中之出口,信仰乃是給我們能力承載苦難。─ 佚名

掙扎的原因

在詩篇第十三篇中,詩人問了很多問題:
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
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
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1-2節)

詩人在詩篇第十篇開首便問:
耶和華啊,你為甚麼站在遠處?
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在患難的時候,為甚麼隱藏?

詩人覺得神遠遠離開他。
“神啊,你在哪裡?”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歐洲出現一位希特拉,他於1932年至1945年間,以復興日耳曼民族為名作掩飾,屠殺了當時一千六百萬猶太人中的六百萬人。

面 臨災難時,猶太人經常從心靈的深處發出一些疑問:“神啊,你在哪裡?”“我們列祖的神啊,你為何掩面不理我們?”神真的不關心自己的選民猶太人嗎?從人的 角度看,這民族應早已從地球上消失。人類歷史中,從沒有一個其他民族於被分散,遠離自己祖國二千多年後,仍能重歸故土重新立國。希特拉的帝國結果只存留了 十二年;希特拉用盡方法滅絕猶太人,但猶太人竟於亡國二千七百年後得以復國。

我們感受到詩人的感受,他所領受的苦難已經很痛苦,加上感受到神似乎不理他,真是苦上加苦。那麼,信神的人仍要信祂麼?詩人在詩篇中傳達了他的心聲。他從沒有放棄祈禱,放棄他的信仰。雖然在掙扎,但他仍不斷的禱告,以至結果還可歡呼讚美神。

詩人把他的痛苦盡情向神傾訴,率直地道出。當我們在生活上面臨痛苦時,不要把它隱藏;要把痛苦重擔與可信靠及愛我們的肢體彼此分擔及代禱。向神傾訴。

如果你一直把痛苦放在心中,而不肯與人分擔,把自己塞住了,那結果就不堪設想了。

詩人問:“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這正好表明人在痛苦中,已經不能再忍受。當受不了,我們便要告訴神,我們不要把自己裝作強者。

詩人曾問了很多次“要到幾時呢?”詩人受長時期的困境打擊,折磨,實在是痛苦萬分,很難再忍下去了。

同樣長的時間對於活在快樂的人來說是很短促的,但在痛苦的人來說卻是很長的,痛苦要到幾時才完結呢?這是自然地感嘆!
“自我”是禱告的中心?

1 至2節的禱告中有五個“我”,由此看來,詩人的禱告是以“我”為中心。有些人相信:“禱告能改變萬事,因為神是萬能的。”其實“禱告”的本身,最重要是能 改變祈禱的人。當我們禱告時,神藉著祈禱跟我們溝通對話,來改變我們。當我們屬靈的生命長進成熟了,我們禱告的內容及目的重點也隨之改變。

有 一次,一個著名講員要到一地區主領佈道會,他照平時一樣祈求主賜好天氣,好讓更多人有機會聽福音。可惜當天卻下大雨,他感嘆神不聽禱告。但事實並不是這 樣,駐堂牧師告訴他說:“還好神沒有聽你的禱告,因為今天下大雨,這些居民(都是漁夫),不能出海捕魚,才能出席今晚的佈道會。”可見神有時不應允我們的 祈求,祂的“不應允”,其實就是為我們的好處。

神有主權,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祂不一定照我們的意思除去苦難。很多時候,我們一面祈求,一面“心裡籌算”,自己計畫,自己去尋找解決方法,以至“終日愁苦”。

“我 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很多時候我們好像詩人一樣,當困境來到時,我們不免會埋怨,如此一來,仇敵像驟然升高,壓制我們,心裡喊著:“神啊!你 為何不消滅我的敵人呢?”我們的仇敵是誰呢?可能是環境,人際,疾病苦情,但若我們倚靠自己,敵人便升高壓制我們。所以,我們要改變我們禱告的內容,我們 也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放棄禱告,更不要因神未聽禱告而心靈不悅埋怨神,真正的信心是順服祂的旨意。真正的祈禱是以神為主,不是以自我為主。
眼目光明

我們應求神開啟我們的眼睛,詩人說:
“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3節)

沒 有信心的人看到的都是外在的環境,遭遇;但神要我們透過屬靈的眼睛-信心,才能看到神的同在與祂的旨意。以利沙的僕人看到敵人這麼多,因而感到驚慌,但以 利沙卻看到有千萬的天軍與他同在,所以他不懼怕。又如窺探迦南地的十二探子,其中十個以敵人為偉人,看自己好似是蚱蜢而害怕;只有約書亞和迦勒有信心能攻 取。

有信心的人看到的是“神能”,“神的愛”;沒有信心的人,只會消極地怨神為何不按自己的心意而賜與。

“使我眼目光明”,當屬靈的眼睛有了神的光時,縱然現今面對的是黑夜時刻,但夜盡會天明,縱然好似無路可走,但卻深信神是能使沙漠開江河,曠野開道路。我們便不會沉淪至死,更不會被苦難打擊。在苦難中,若我們的眼睛仰望神,完全倚靠祂時,我們便得著祂的恩領。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賽三十:21)

耶穌說:“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暗,全身就黑暗。”就是這個道理。求神在我們禱告時,常開我們屬靈的眼睛,好叫我們常看到祂的光,我們雖然仍在“黑暗”中但可以看到“光”,我們的生命就全然光明,而不是活在黑暗昏花裡了。
神的屬性永不變

詩人在5節的禱告中說: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

當詩人更親近主時,就更認識神的屬性,便體會到神的愛:神的愛是永不失信的愛。人會失信,但神永遠不會失信,神愛我們是無條件的,在我們痛苦中,神仍愛我們到底。

當我們越認識神,我們就會更認識自己。所以在禱告中,神改變我們,使我們的靈性提升。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6節)

在 痛苦試煉中,我們要學習感恩讚美神。在快樂的日子歌頌讚美神是十分容易的事,但在痛苦困境,又似乎無盼望時,我們要歡呼讚美神,那就是不容易的事。我們能 夠如此作是因深信神是永不失信的神,我們讚美歌頌祂,因神就是那位永不改變的神,祂從沒有把不好的東西給祂的兒女,祂也從不誤事,也從不誤時。祂是值得我 們敬拜,信服的主,有了這麼好的,這麼完全,大能的神,我們還有甚麼可埋怨及不順服呢?所以當面臨困境,當痛苦重重時,我們仍因祂的屬性來親近敬拜祂,來 到祂的寶座前讚美,撒但就逃走,恐懼就消失。當我們在困境試煉中,要知道,主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祂今天正在天父的右邊常為我們代禱。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5-16)

十九世紀受人敬愛的蘇格蘭牧師麥契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寫道:“如果隔壁房間傳來耶穌基督正為我禱告的聲音,縱使敵人有千軍萬馬我也不怕。當然,距離的遠近不是問題,關鍵的是耶穌在為我禱告!”

有時候,苦苦的掙扎正是讓我們能完成上帝旨意的必要過程。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開卷有益[雨後彩虹]

September 1st, 2009 Comments off
李健萍   
 













   我 主 動 提 出 要 負 責 寫 這 個 專 欄 , 是 因 為 我 看 了 好 些 書 籍 , 有 些 使 我 獲 得 新 知 , 有 些 讓 我 得 著 啟 發 , 有 些 故 事 教 我 感 動 不 已 , 對 人 生 的 真 義 有 更 大 的 領 悟 。 因 此 , 我 渴 望 把 這 些 感 受 化 成 文 字 , 與 讀 者 分 享 , 也 把 這 些 好 書 介 紹 給 有 興 趣 的 朋 友 , 一 起 發 掘 書 本 中 無 窮 的 智 慧 。     在 這 個 電 子 傳 媒 如 此 迅 速 , 資 訊 如 此 多 姿 多 彩 的 時 代 裡 , 鼓 勵 閱 讀 , 提 倡 讀 書 樂 , 似 乎 顯 得 有 點 落 後 、 老 套 而 且 不 切 實 際 。 可 是 , 讀 書 帶 來 的 樂 趣 , 與 互 聯 網 上 的 瀏 覽 又 確 實 是 截 然 不 同 的 一 種 感 受 。     其 實 無 論 是 書 本 、 雜 誌 、 報 章 、 電 台 、 電 視 或 互 聯 網 都 是 傳 達 資 訊 的 媒 體 , 只 要 有 高 質 素 的 內 容 和 訊 息 , 則 無 論 以 那 一 種 媒 體 傳 達 出 來 , 一 樣 可 以 引 起 受 眾 的 共 鳴 和 認 同 。 因 此 內 容 和 訊 息 實 在 比 表 達 的 媒 介 更 為 重 要 。     書 本 雖 然 是 古 老 的 傳 媒 工 具 , 但 卻 能 詳 盡 記 載 作 者 的 思 想 和 感 受 , 呈 現 在 讀 者 眼 前 的 是 一 個 完 整 的 觀 念 或 故 事 。 每 本 書 的 作 者 對 當 代 或 下 一 代 人 , 都 有 很 重 要 的 話 要 說 , 才 能 推 動 他 執 起 筆 來 , 寫 出 數 十 萬 字 , 出 版 成 書 。 因 此 , 每 本 書 都 得 來 不 易 , 若 我 們 在 細 讀 之 下 , 掌 握 了 作 者 的 信 念 , 一 定 會 有 所 獲 益 , 也 不 枉 作 者 執 筆 疾 書 時 的 一 片 苦 心 。     書 籍 之 所 以 不 可 少 , 必 然 有 其 優 勝 的 地 方 。 書 本 不 但 隨 處 可 讀 , 自 我 調 節 閱 讀 速 度 , 更 重 要 的 是 書 本 留 給 讀 者 廣 闊 的 思 想 空 間 , 因 而 聯 想 出 無 窮 的 畫 面 和 思 維 , 讓 思 想 可 以 任 意 奔 馳 , 這 是 閱 讀 最 引 人 入 勝 的 地 方 。     第 一 本 介 紹 給 你 的 好 書 是 一 本 感 人 至 深 的 見 証 - - 「 雨 後 彩 虹 」 , 由 賴 建 鵬 牧 師 執 筆 , 敘 述 了 他 自 己 家 庭 經 歷 苦 難 的 故 事 , 賴 師 母 患 風 濕 關 節 炎 已 二 十 多 年 , 日 夜 疼 痛 難 耐 , 多 次 手 術 艱 困 , 賴 牧 師 又 受 癌 病 所 困 , 竟 蒙 醫 治 , 奇 妙 的 神 蹟 實 現 在 這 個 蒙 福 的 家 庭 , 神 竟 將 苦 難 託 付 給 他 們 , 只 有 他 們 配 承 這 困 難 的 職 份 , 忠 實 地 作 神 的 好 管 家 。     神 的 工 人 忠 勤 事 主 , 始 終 不 渝 , 為 什 麼 仍 會 遭 遇 苦 難 呢 ? 這 是 令 人 十 分 困 惑 的 問 題 , 但 這 本 書 告 訴 我 們 , 彩 虹 只 在 雨 後 出 現 , 沒 有 陽 光 - 神 的 慈 愛 , 就 沒 有 彩 虹 , 沒 有 雨 水 - 人 的 眼 淚 , 也 沒 有 彩 虹 。 於 是 神 的 宏 恩 , 加 上 人 的 眼 淚 與 微 笑 , 構 成 五 色 繽 紛 的 彩 虹 , 置 身 其 中 , 怎 能 不 讓 人 滿 懷 感 恩 ?     這 本 書 讓 人 感 動 的 地 方 是 賴 牧 師 一 家 無 怨 無 悔 , 承 擔 苦 難 , 超 越 眼 前 的 困 境 , 體 會 神 無 限 的 慈 愛 。     看 完 這 本 書 之 後 , 你 會 對 人 生 的 苦 難 和 困 境 有 新 的 領 悟 和 看 法 , 帶 著 從 神 而 來 的 勇 氣 繼 續 上 路 。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我知誰掌管明天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PDF 列印 E-mail
賴建鵬   

《轉載自“真理報”1/2006》

我不知明天將如何,每一天只為主活,我不借明天的陽光,因明天或不晴朗。
我不要為將來憂慮,因我信主的應許,我今天要與主同行,因祂知前面路程。
每一步越走越光明,像攀登黃金階梯,每重擔越挑越輕省,每朵雲披上銀衣。
有許多未來的事情,我現在不能識透,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也知誰牽我手。

以 上是我在40多年前常唱的詩歌,我很喜歡它,原因是我當時未知能否和現在的太太(師母)結婚。那時候我有很的多憂慮,我只知道自己很喜歡她,但卻未清楚對 方是否願意與我共度一生。經過長期八年的等待之後,我得悉她也喜歡我時,又遭到她爸爸的反對,因為那時人們對獻身傳道者,都稱為「窮傳道」。因他認為傳道 人的入息低微,擔心女兒婚後的生活沒有保障。而我也常為前途茫茫而擔憂,數次辦理出國念神學都不得要領。因此,很多時候會感到前路迷茫。

每當我唱出這一首詩歌時,它給我莫大的安慰,及加強我對祂應許的信心。婚後,我很少唱這首詩歌,直至七年前我有了癌症,我又再次唱起它來,神又再次透過詩歌的內容及美麗的曲調使我得著安慰,深信祂是我明天的掌管者。

當 醫生診斷出我是患上了鼻咽癌後,我追問他我的癌病到底到了那一期?答案是第三期末,正在進入第四期,我馬上到圖書館搜集有關的資料。原來第一期的鼻咽癌患 者有百分之九十會復原,但是極少數這一期的患者會被發現。一般鼻咽癌患者被發現時都己經是到了第二或第三期的階段。而他們的復原機會大約是百份之五十到百 份之三十。至於第四期患者,只有百分之幾個人會有機會康復。而我就是後者,生命就是這麼短促嗎?死亡就在我眼前。我正走在死亡的邊緣路上,頓時,一片暗淡 似乎遮蓋了上帝的光芒,平時的那股勁兒,及信心己不知去向,心靈在低潮,沮喪,懷疑中掙扎。感謝主,這首詩歌提醒了我;是的,我確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但我 卻確知主牽著我的手,走在這一條難走的路上。深知我「今天」在主手中,「明天」自有主的恩典,祂是我同行良伴,我雖未能明白識透,但我確知祂是掌管我的明 天,我就不恐懼,不憂傷。

當夜闌人靜,我躺在床上,錄音機播出這詩歌 時,我的心就充滿著盼望如和信心。詩歌是人對神表達內心的情懷和愛,當我們引吭高歌或微聲低唱時,詩歌就能驅散我們心中塞滿的落寞,憂愁與徬徨,有時我們 的生命彷彿燃燒將盡的炭灰,但那美妙旋律,感人的歌詞,就令我們再燃燒起來,重振生命之雄勁,激發我們生命的火花,重獲信心和喜樂。很多人都會唱「我知誰 掌管明天」這首詩,但甚少人知道它的作者是誰及為何他寫出這美妙動人的詩歌。原來詩歌的作者是一位美國聖樂傳道人Ira F. Stanphill。他為教會寫了共六百首詩歌。除了「我知誰掌管明天」外,還包括我們熟識的「十架有地方」和「緊緊跟隨我」。因為Stanphill的 父母十分喜愛音樂,他從小便受到薰陶。十二歲時,他決志委身事奉。他學習鋼琴雖然只有一年,但是他不獨能夠彈奏鋼琴,還能彈奏四弦琴、手風琴等樂器。十七 歲時為青年團契作了第一首詩歌,還跟隨佈道家們到各處佈道,唱詩及編寫福音歌曲等。二十二歲在一大型教會事奉,開始講道。可是人生路途並不平坦, Stanphill當時的太太愛上了另一位男士,但Stanphill繼續敬虔地在教會事奉。

過 了一段日子,他獲得了教會裏一位姊妹的垂青。不過Stanphill卻認定不可因太太的離開而再婚。所以他不獨沒有接受這位姊妹的感情,還不斷鼓勵她去找 尋其他人作她的配偶。其實,他也是喜歡這位姊妹的,但為著堅守主道及事奉主的美好見証,他不能不如此作。所以他當時的內心是十分之痛苦、憂傷、無奈。有一 天,Stanphill正駕駛著他的汽車時,他感到前路迷惘,心境困苦。就在此時,靈感忽然湧現。他回家後,馬上在鋼琴前把曲詞譜好。這便是「我知誰掌管 明天」這一首詩歌的由來。再過數月,消息傳來Stanphill的妻子在一次的車禍中喪生了。於是Stanphill便從多年的困苦中被釋放了出來,和那 位苦候著他的姊妹結婚了。

今天神透過這首詩歌,感動了千萬人。從它的歌詞及歌譜的配合,令人頌唱時都能發自內心的共鳴。是的!人生路上有許多艱難及苦楚,但若祂與我同行,祂又是我明天的掌權者,我就能欣然歡呼讚美,面對人生各種挑戰。

Categories: 苦難靜思

夜盡天明

August 29th, 2009 Comments off
  PDF 列印 E-mail
賴建鵬   
『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一三九:11-12

沒有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 -- 拜倫

「黑夜已深,白畫將近」這是聖經對基督徒很寶貴的應許。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我們的心是何等焦急盼望著「天明」。

黑夜象徵,痛苦、驚惶不安,但這一切的「黑夜」並不會無止境地籠罩著我們,我們要深信黎明的曙光將會逐漸顯露。黑夜將成為過去,因為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的開始。

約伯能在夜間歌唱,乃因他雖處在「黑夜」但心裏已是「天明」。裏面的「天明」的確能勝過外面的「黑夜」。

神創造宇宙萬物時,每一天當祂完成創造的大工後便說:「有晚上,有早晨」,神透過祂創造次序,似乎來向我們啟示 -- 人生是要先經「黑夜」才能進入「光明」。黑色的權勢,黑暗的苦情,將有一天會消失殆盡。

「夜盡必天明」,因著主的話及祂寶貴的應許,我們要堅定不移的信心和忍耐來等待。雖身處在「黑夜」但卻不會因外在的「黑夜」,而失去盼望,反而心中充滿明亮,等待天明的來臨。

舉世聞名的聾盲偉人海倫凱勒女士,從小就忍受又聾、又盲,又啞的痛苦,但她竟能努力成功,不但大學畢業,且名列世界偉人之林。原因就是她堅信主及持守神的話 -- 聖經,她說「神的話好像我手中的杖,在淒涼沮喪與災禍幽谷中支持著我,使我不致傾跌,神的話是領人出黑暗的唯一道路。」她雖然集聾、盲,啞於一身,但卻因著神的話而獲得光明,一生榮主益人。

盲 人聖詩作家Fanny Crosby小時候,因為醫生誤珍以致雙目失明,母親及祖母不斷地教導她聖經及幫助她仰望依靠神,時常令她心中無限感動,靈感湧流,提筆成詩,寫下了八千 多首聖詩,令千萬人同受感動,而愛主,跟從主。她雖肉眼失明但心靈光明,神的真光不但照亮了她自己的一生,也透過她的生命把真光照亮了千萬的人。

自 小雙目失明的程文輝,因著失明之痛,屢次自殺不成,後因家人及家中的工人,用神的大愛幫助她,於是改變了她的一生。卅多年來服務於盲人事工,為盲人爭取福 利,並獲英國女皇的MBA勳銜和成為港大的榮譽博士。記者訪問她時曾說:「你所信靠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你被祂使用。雖然你眼不能看,但神使用你的其他 恩賜來事奉祂,全是祂的榮耀。」

『那吩咐光從黑暗裏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裏,叫我們得著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郤不至死亡。』林後四:6-9

Categories: 苦難靜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