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愛的真諦 > 藉我赐恩福——患癌开启事奉新路 [ 教会杂志 ]

藉我赐恩福——患癌开启事奉新路 [ 教会杂志 ]

May 22nd, 2015

福音:藉我赐恩福——患癌开启事奉新路

2015-03-30                                                教会杂志                        教会杂志

教会杂志                                                                church_china                                扎根教会,服事教会,建造教会

                               

(若你是第一次看到《教会》微信,请点击图片上方蓝色字体,选择“关注”,就会收到我们每天的文章)

 

文/赖建鹏

 

十七年前,正是我在一间教会牧养了七年、准备提早退休去美国加州东柬埔寨侨民及难民中宣教的时候,我却突然得知自己患了晚期的鼻咽癌。这对我来说一时有如五雷轰顶。我虽在内心深处相信“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然而,面对绝症和对家庭的忧虑,我却不知这益处何在,难道神要我中断对他的事奉?难道神要让我抛下患病的家人而去?神是良善而充满恩慈的神,他怎会这样做呢?那时,我的信心和身体都进入了暴风雨般的试炼之中,我只有在祷告中准备顺服神的一切安排。

 

在治疗期间,神让我记起五十多年前,柬埔寨的一位加拿大宣教士提到的她父亲的见证。这是一位忠心而殷勤的牧者,一日却突然失明。他为此大惑不解,为什么神没有看顾他,让他成为盲人,事奉半途而废?有一天,他前去探访一位住在附近的盲人。当他叩门说明来意时,听到的回应是:“你这能看见的人离开这里吧,你不会明白看不见的人的痛苦!”这位牧师答道:“朋友啊,我跟你一样,也是看不见的盲人!”对方马上将他迎进了自己的家。他后来带着对盲人的体恤和关怀,向很多盲人传福音,并带领其中不少人归主。就这样,他后来成为被神使用的盲人牧师。

 

想起这感人见证,我立时问主:“主啊!你是在呼召我吗?你是否要我成为癌症病人,亲身经历苦难,好叫我带着你的关怀和体恤向癌症病友传福音?”

 

感谢主,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放疗,我的癌细胞消失了。主医治了我,而且在治疗、休养期间让我有机会接触到很多没有信主的癌症病人,他们生活在病痛和对死亡的恐惧之中,至此我终于明白了主的心意,那就是要我在癌症病人中传扬天国的福音,为主抢救灵魂。在我患病时和康复后十多年间,神使用我经常不断地探访患癌病的朋友,也透过电邮和长途电话接触更多远方的病友,与他们分享神的爱。以往我多是向中国人和高棉人传福音,领人归主,但在患病期间及病愈后,却能向各族裔的人——印度人、非洲裔人、美国人、加拿大人传福音,带领更多的人决志信主。

 

面对这些病友,我深感他们生命的尽头,在极短促的一分钟或几秒钟内,或者会走向永恒与主同在,喜乐无比;或者会走向黑暗痛苦的地狱,这是永远无法扭转,永远不能后悔的;故我恳求那位充满慈爱的神,让我有机会向病友们传讲这唯一能使人得救的福音。我恳求圣灵的指引,先以关怀的问候建立情谊,当我与他们分担重担、得到他们的信任后,他们便较容易听我传福音。虽然他们未立即决志信主,但在征求同意之下,我会临别时为他们身心灵的需要代祷。当我们流露出神的爱和分享自己的见证时,已是在做福音预工了。

 

向癌症病友传福音,是要多次地探望及电话安慰、辅导。我常对癌症病友说,信耶稣的目的是求主赦罪得救恩,不是为病得医治,祈祷是尊主旨意,非求我意。我们的祈求应是先求主触摸医治我们的心灵,次之是求神触摸病痛的身体。

 

以下是我所探望的众多癌症病友中一些朋友蒙恩的见证,愿与大家分享:

 

1、从傲慢不信,到谦卑归主

 

在温哥华的癌症中心复诊时,我遇见一位华人Y教授,大家彼此问安,交流病况。接着我向他分享福音,但他当时态度坚决地抗拒说:“我是不信的,你知道吗? 香港的高官陈方安生是我的学生,金博士曾是我的同事……”言下之意:你是谁?你不用多说了。我温和地对他说:“你不是不信,只是还没有信。有一天,当你明白并体会十字架的大爱时,你是会信耶稣的。”

 

以后我们不常见面。有一天,一位陈姊妹来电话邀请我探望她的舅父。见面才发现,原来她的舅父就是那位曾拒绝接受福音的教授。经过三次的探访、分享,神的灵感动了他们夫妇,两人谦卑地接受耶稣为他们的救主和生命的主。这位教授从高傲抗拒到谦卑接受主,前后不过短短的三个月。感谢主,他让我亲眼见证了一位先前自以为是的人,在人生困境中向神的大爱降服。使他的归宿从地狱改换为天堂的巨大改变是圣灵的工作,是主耶稣奇妙无比的大爱。

 

2、为何是我?

 

渥太华一位患癌症的翁君,年纪约有六十多岁,弟兄姊妹去探望他时,他问了一个问题:“我妻子是一位好基督徒,三十多年前常和弟兄姊妹跟赖牧师派单张传福音,但为什么她患癌症而离世?如今我又得了癌症,为什么神要这样待我,让我有此大病?”弟兄姊妹虽尽力为他解答,但他总是埋怨,心中苦恼至极。刚巧我赴渥太华领会,有位很关心他的弟兄问我可否抽空去探望他,领他信耶稣。当我们去探望他时,我没有为他解答,只告诉他,当初我得知有癌病时,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而且问过多次。他同意我为他祷告,于是我就求神启示他,让他明白福音真理。我返回温哥华数天后,又致电问候他。一次,他主动来电话与我谈话,并恳切要求我为他代祷,我心中觉得他离天国不远了。就在隔天,消息传来,翁君病危离世,弟兄姊妹很忧心地问我,他是否蒙恩得救了?我说,我不确切地知道,但我深知一事,就是日前是他主动打来电话要我为他祷告,证明他有了寻求主的心,也许他在临终前已悔改归向主。我们尽力为他传福音并代祷,至于他是否得救,只有神才知道,我们不用为此担忧。

 

3、八旬佛徒终归主

 

我在加州柬埔寨侨民中有过一年的“中宣”事奉。其间一位爱主的姊妹,请我向她患肺癌的父亲传福音。她父亲——八十多岁的李老伯是柬埔寨的第二代华侨,以前因住在柬国乡下,所以不懂华语,全家大小都讲柬语,所以我就用柬语为他传福音。他是一位极反对基督教的人,但当他知道我也曾患癌症时,就肯安静听我分享见证和讲说福音信息。初时他坚持不信,说:“敬奉了八十年的佛祖,难以舍弃。”在第二次探望他时,他终于点头表示愿意信主,但却说:“佛祖与耶稣都很好,我两个神都要敬拜,好吗?”我说:“你相信、认定佛祖是一位哲学家是可以的,哲学家是人,而非神。但接受主耶稣是信唯一的救主,唯一的真神。”最后一次探访李老伯时,他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能说话,只能听。我再次劝他信主,作决志祷告。这时,他终于用握手示意的方式,表达了自己愿意悔改信主的心志。

 

4、外国病友归信耶稣

 

我在接受放射治疗期间,因内子同时也接受两次手术,故八个月的时间住在复康医院,我常去探望内子。感谢主,让我因此而认识了一些那里的病友,其间也带领两位外国朋友信了主。其中一位是印度男士,他有渴求真理的心,但医院虽有院牧与他们查经,却都是按照患者各自宗教的辅导,没有传讲救恩。经过我数次与他们分享福音内容及见证后,他很快便信了主。印度患者告诉他妻子时,太太感动得哭个不停,原来她早已是基督徒,她告诉我,她和教会弟兄姊妹一直都在为她丈夫信主祷告。

 

5、从顽梗抗拒到平安顺服

 

退休后,我曾在一间国语教会代替主任牧师一个多月的事奉,其间认识了一位四十多岁的Y君。他本是从中国来的学者,后转为经商,工作忙碌,对福音毫无兴趣。而已成为基督徒的Y太太巴不得全家信主,但丈夫总是不信。一天,Y太太打来电话告诉我,她正在中国办事的丈夫在当地检查出晚期结肠癌,决定接受切除手术。她恳求我打电话为她丈夫祷告,并向他传福音。感谢主,经过15分钟的福音分享,Y君终于决志信主。 Y太太告诉我,以前他是何等硬心不信,如今经过痛苦、挣扎,愿意谦卑信主,实在是神自己动工。她还带了很多福音单张和十本“雨后彩虹”[1]分发给国内医院里的病友。就在Y弟兄进行手术时,他看见神把他带离了躯体,他经历与神同在是何等平安,没有感到手术的痛楚。在卧病期间,Y弟兄学会了祷告,每当痛楚不能入睡时,他经祷告就重入梦乡。

 

更奇妙的是,同病房的病友开始因他而受感动,要信耶稣。Y太太告诉我后,我也通过长途电话领这位病友作了决志祷告。医生当时说Y弟兄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但神让他在世上多活了一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神通过他生命的改变感染了周围的人。他太太的两位姐姐从上海来温哥华探望、陪伴他们,她们深深感受到Y弟兄对主的热诚,也先后受感动而信了主。Y弟兄的弟妹从上海来参加他的追思会时对我们说,让她心灵最受震动的不是哥哥的离世,而是哥哥的信仰。在他们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我在舍下向他们分享福音的大能。感谢主,他们愿意一同跪下祷告,悔改接受主耶稣。回家后,他们兴奋难眠,一起分享、交谈直到天亮。感谢圣灵在他们中间作工。

 

6、凭信心跨越惊涛骇浪

 

有一天一位远方的癌症病友发电邮给我,似乎是在求救:“赖牧师,你必须帮助我,为什么我这样不幸?我几乎要沉下去了!为什么主不医治我?”原来有人把我的代祷信及病中蒙恩的见证,寄给一位初信主的罹患鼻咽癌的姊妹,于是她通过电子邮件与我联系。最初,我见她心里非常不安,情绪低落,不愿意接受患癌症的事实,她觉得神似乎远离她。感谢主,我能在电邮中与她分享圣经中的四个字:静、看、听、行。在困境中首先要“静”——经上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你们竟自不肯”(赛30:15)。第二是要“看”——我们在安静时就能看见主和他的作为。第三是要“听”——听主是怎样说的,耶稣说:“放心,是我,不要怕”(约6:20)。最后是“行”——凭着对主的信心,在苦难的暴风雨中行走。彼得因安静,就不像其他门徒因惊慌忙乱而看不见耶稣,听不到主的声音。感谢神,我分享这四个字给她之后,她很得平安。后来她对我说,这次患病使她体会到主的大爱,她要更爱主,也要更关心别人。

 

感谢赞美主,那时虽然她尚未痊愈,但她不再埋怨,反而存着赞美感恩的心,令我十分感动。她康复后,与丈夫放下高职,参与内地宣教事工。十二年前,我又在香港碰到她,她正在各处分享蒙主医治的见证,有一次听她分享见证的有八百人之多。

 

7、生命穷途见曙光

 

香港移民L君患了皮肤癌,后来他太太写的见证中说:“ 每个化验结果都将我们的心揪紧,简直食不安、寝不寐,真像掉入无底深渊,感到好无助,好害怕,很愤怒。我们求过菩萨,求四面佛,又去求了黄大仙,但完全得不着帮助,反而更加痛苦失望。最后他姐姐带我们去教会见牧师。赖牧师为我祷告后,当晚我梦见自己独自走在一条又黑又窄的路上,那条路好长,总是走不完。我既无奈又茫然,只得一直走。渐渐我看见前面有微光,慢慢地光愈来愈明亮。我醒来就觉得我们有救了,是真神让我见到曙光……”神亲自启示L太太,加上我们的福音分享,他们全家信了主,以后还在教会热心事奉主,爱主爱人,成为众人的榜样。

 

丈夫因癌症安息主怀几年后,L太太也患了肺癌。在香港治疗时,我曾与她多次在电话中一同祷告,彼此鼓励。医院的护士和院牧在记念她的文章“生命斗士”中这样写道:“这一年多以来,L太太身心经受了很多苦痛,她竟越战越勇,病痛的折磨并没有消磨她的意志,减退她对生命的珍惜、热爱。每次看见她,她总是仪容整洁,神态自若,精神抖擞,嘴常挂着微笑。与她交谈时,她说的多是感恩的话。她说,过往的怨愤、疑惑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平和的心境,安详的心态。她实实在在地印证了,丰盛的人生并不是健康人的专利!” L太太还告诉我,她有机会向同患癌症的室友的姐姐传福音,因为后者问她:“为什么你患了癌病还是这么喜乐?”

 

8、双重压伤,蒙主释放

 

在温哥华,一位从台湾来的国家级拳师Y弟兄患了鼻咽癌,经转折找到我。原来他们一家在台湾时早已是基督徒,来到温哥华后,为方便之故到附近一灵恩教会聚会。当这间教会的牧师得悉他患了癌症时,就对他说,他得这病是因犯罪之故,若要痊愈,必须在会众面前向神认罪,之后牧师才肯为他祈求。他想了好久,自已是基督徒,早已认罪悔改,病前确实又没有做什么得罪神、得罪人的事。原来灵恩派教会通常对信徒有大病,就是这样的解释。这令他们一家陷入痛苦低谷里。我跟据圣经与他分析,讲论病痛并非全是犯罪的原因,虽然有的人患病确是因犯罪之故,但圣经也记载了许多神所使用的人也患有大疾病。例如称为义人的约伯得了难捱的疾病,他的三位好友却指责他,说这是因他犯罪带来之审判;而当约翰福音9章中门徒指着一位生来瞎眼的盲人问主耶稣:这是因他犯罪还是他父母犯罪?耶稣回答说,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这病乃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他们夫妇听后很高兴地说,数月来的“双重压伤”(癌症及人言的压伤)蒙主释放。在以后数次的探望中,他对我说,他在极痛苦的困境中,主赐他八个字:“全然献上,凡事谢恩!”Y弟兄病好数月后又复发,最后在台湾安息主怀。他在温哥华的追思礼拜,亲友约有两百多位出席,我有机会分享他的见证及福音信息。感谢主,当时这聚会真像一个感恩见证布道会。

            

9、“五教合一”信徒,因基督生命得改变

 

一位从香港来的新移民W. Siu,因工作、家庭、经济等问题情绪很不稳定,心中充满苦涩。W. Siu本是坚信“天道五教”,但透过教会弟兄姊妹爱心探访和关心,他终于信靠主;他与他的家人曾到舍下数次聚餐用膳,我有机会认识他,与他们一家有美好交通。我们搬家时他们夫妇还曾尽力协助我们。他患上了肠癌后,我们去探望他,与他一同祷告,彼此述说主恩。他挣扎痛哭,但感谢主,因着神的话及祷告,他从人生的低谷起来,在病中仍向患病的朋友见证神的信实及传福音。他说神让他体验到什么是真正丰盛的人生。他常与我们分享哥林多后书4:16:“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他信主之后一直对传福音深有负担,患病时仍坚持去上有关神学课程及传福音讲座。他虽未能完成他全时间事奉的心愿,而安息主怀,但他奉献的心志,及坚持学习的精神,却感动了很多同学。

 

结语:

 

雨后彩虹,主恩无穷。我患癌症以后,主曾用多年卧病的“暗室之后”蔡苏娟姊妹的话激励我。她在经历了种种痛苦之后,用自己活出的平安、喜乐的生命为主作见证,她说:“我从没有问过上帝,为什么这样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只是问他要我怎样行。”渐渐地,我越来越能感受到神允许我罹患癌症的确是为让我得益处,这苦难是他隐藏的祝福。

 

神通过我患病赐我的第一个祝福是,让我与他的关系更亲近。人在急难中,祷告和对神心意的寻求总是更迫切。是在日日夜夜的祷告中,神让我经历了他的大爱、喜乐和平安,看到了他差遣的异象。这是他对我此后事奉的最好预备。

 

神赐我的第二个祝福是,我因自己经历身心的痛苦,更加能体会癌症病人身心的感受。这令我更容易接近他们、关怀他们的苦楚,并将唯一使人得救的福音的荣耀盼望传讲到他们的心里去。试想我若没有经历癌症的苦难,向他们传福音的心或许就没有这样迫切,爱他们的心或许也没有这样柔软。

 

神赐我得第三个祝福是,他通过我生癌症而结出许多福音的果子,使多人得救蒙福。在我患癌症之后,听我传福音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愿意信主,感谢主,这是神奇妙的安排。荣耀完全归与神!

 

除此之外,神还使用我到本地及各地不同教会和团契讲道、见证,出版并再版了《雨后彩虹》见证录,并藉着网络、文字和诗歌,CD《彩虹之歌》以及电子视频、微信等媒介广传福音。感谢主!他让我能用自己的经历,不仅向身患重病的人分享福音,且向更多的人见证神的真实与慈爱。

 

我的经历正如鲁益师所说:“当我们失去一个福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福分,而且往往让人出乎意料。”

 

 

 

 


 

 

[1]《雨后彩虹》为2002年拙作,香港宣道出版社出版。

 

——原创文章

——《教会》期刊

每周一、三、五推送文章 新一期刊物出刊实时推送

 

第一次阅读可以通过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

Categories: 愛的真諦
Comments are closed.